七月子灵异奇闻 章节重复待修复
当前位置: 首页> 科幻灵异> 七月子灵异奇闻

章节重复待修复

下载app更多免费小说,无广告阅读

下载
书友们快来看

下载app更多免费小说,无广告阅读 >>>随便看小说App<<<

    “不客气,出门在外,难免不方便!”春英笑着说道。     夜里彩蝶终究还是没有压抑住内心的起伏,睡不着的她,独自静坐在院子的树下,仰望着心空,双眉紧皱。     “怎么不睡?认生吗?”半夜被尿憋醒的我,打开大堂大屋子的门,借着月光,便看到树下的彩蝶,我走了过去,小声的问道。     “唉,心里有心事,睡不着。”彩蝶并没有因为我的到来和问话,而扭头看我。彩蝶保持着姿态,叹气着说道。     “尸婴的事?”我厕所也没有去上,便坐到彩蝶身旁,望着彩蝶说道。     “不是,有比尸婴更让我头痛的事。”彩蝶看向了我,摇了摇头说道。     “呃?什么事?说来听听!”我不明真相,好奇的追问道。     “刘大哥家大半年前,丢了一个孩子,那孩子其实是被师父掳回山里了。”彩蝶忧伤的看向刘大哥的屋子,小声说道。     “啥子,一休大师还干这事?”我听后诧异不已的问道。     “是啊,那孩子挺可怜的,总是被尸婴和师父欺负!”彩蝶点了点头说道。     “只要活着,应该可以救出孩子吧。”我试探的看向彩蝶,试着彩蝶的口风。     “这。。,有点难,不过,一定要救出孩子。”彩蝶有些为难的犹豫了下,最终坚定了决定。     “放心吧,我和马望会帮你的。”我肯定的话语,无疑是给彩蝶一种信任。     “谢谢你们!”彩蝶感激的说道。     “好了,早点睡,明早还得忙呢!”我站了起身,尿急的憋不住了,便草草结束话题,忙着便去了厕所。     “嗯的,知道了!”彩蝶点了点头说道。     夜晚貌似很短,很快就天亮了。我们辞别了刘大哥和春英嫂子,又开始启程,寻找尸婴。     真是冤家路窄,出门在村口,遇到了付艳和宋青山。     “哟,又弄了一个。”付艳,看向我们,鄙视的说道。     “神经病!”我白了付艳一眼,嘀咕着走开了。     “师妹,看见了吧,花心的男人,就是这样。”宋青山煽风点火的说道。     “你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”付艳见我走开,直接挡住了彩蝶的去路,满脸敌意的问道。     “关你何事?”彩蝶盯着眼前的付艳,皱眉问道。     “问下就翻脸?难道心中有鬼?”付艳眯眼对视上彩蝶的双眼,猜测讽刺道。     “有病!”彩蝶恨了付艳一眼,移开了视线,不准备再理付艳,绕过付艳,甩下一句,就要离去。     付艳见彩蝶如此对待自己,付艳不满加上怒气,伸手就去拉与自己擦肩而过的彩蝶。     “哎哟。。”说来也巧,付艳这么一拽,便拽住了彩蝶被尸婴抓伤且蔓延的伤口。彩蝶痛的叫着抽回了手,快速的将受伤的手藏在身后。     “这。。。”付艳惊讶的看了看彩蝶,又看了看自己手上刚拽彩蝶用力,彩蝶伤口溢出有些乌黑的血,沾染在自己手上。付艳忍不住又看向彩蝶,从头到尾将彩蝶打量了一遍。     “有问题?”宋青山围了上来,皱眉问道。     “这血,有问题。”付艳将手伸到宋青山面前,点头说道。 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宋青山警惕的看向彩蝶,带着敌意的问道。     彩蝶什么也没说,抬脚就跟上了我。     “不说清楚,不准走!”付艳不甘心的上前,再次拦住彩蝶。     彩蝶看向付艳,左手下意识的向自己的布袋子摸去。我看到此情景,虽然不知道彩蝶要摸什么,但是一休大师既然能培养出尸婴,这种剧毒无比的毒物。相信一休大师的弟子彩蝶,也不是省油的灯。付艳虽然可恶,也不至于死吧。     我想到这里,赶紧上前一步,隔在付艳和彩蝶中间,皱眉看向付艳,冷冷说道:“你还有完没完?”     “你又要维护她?”付艳气的涨红了脸,含泪问道。     “是的,我就是要维护她。”我不管此事付艳心里是怎么想的,怪我,怨恨我,冤枉我都行。我回答付艳后,拉了拉彩蝶的衣袖,轻声说道:“你先走!”     “不准走!”我的话可能彻底的激怒了付艳,付艳试图越过我,去拉扯住彩蝶。     我快速打开了手臂,拦住了付艳,让彩蝶安全的离去。     “你要干嘛啊?”我拦住了付艳,宋青山却走了上去,马望拉住了宋青山问道。     “你松手!”宋青山看向了马望,握拳警告道。     “干嘛,要动手?”眼见彩蝶走远了一些,我蹭到马望身旁,敌意的看向宋青山,挑畔道。     “好了,还有完没完?人都走了。”付艳看着乱糟糟的一团,不耐烦的说道。     “哼,走了!”马望冷哼着松开了宋青山,抬脚招呼着我走!我什么也没说,跟上了马望,决定不再理付艳和马望。     “就这么放他们走?”马望不甘心的看着我们远去,不满的问道。     “废话,不放他们走,难道你双拳打四手啊?”付艳不耐烦的白了宋青山一眼。     宋青山碰了一鼻子会,心里有火发不出,只能压抑住心中的火,盘算着接下来如何给我们捣乱。     “他们是谁?”走在路上,彩蝶疑惑的问道。     “女的算是我师姐。而男的是我名誉上师叔的儿子。也就是如今阴阳风水界领导人的弟子。”我简单的将付艳和宋青山的来由,告诉了彩蝶。     “什么?吴伯成的弟子?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七月子?”彩蝶听了我的话,满脸惊讶的看向我,追问道。     “嘿嘿,他像吗?”马望冷笑着接过了话。     “啥子?我不懂你的意思。”彩蝶疑惑的看向马望,不解的说道。     “冒牌货,呵呵!”马望抬手捂住嘴说道。     “啧啧,这是让人铁破眼镜啊!”马望的话,让彩蝶匪夷所思的咂嘴摇头说道。     “世界之大,无奇不有啊,正常!”我接过了话说道。     “那真的七月子在哪里?”彩蝶听了我和马望的话,貌似感觉到了什么,便很有深意的看向我和马望问道。     “这。。。”马望吞吞吐吐,尴尬的将脸扭向了一边。     “这还真不知道!”我赶紧接过了接过了马望的话,生怕彩蝶猜到什么。     “是啊,这七月子必定不是凡人!”马望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赶紧附和着敷衍道。     不是我们不给彩蝶说实话,不是我们想敷衍彩蝶,而是这彩蝶,来的太突然了,小心好点,毕竟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