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上最强炼气期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邪修行径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史上最强炼气期

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邪修行径

下载app更多免费小说,无广告阅读

下载
书友们快来看

下载app更多免费小说,无广告阅读 >>>随便看小说App<<<

    “采采今年几岁了?”这个时候,苍老的声音问道。     男人沉默了一会儿,答道:“采采今年十五岁。”     “还有三年才成年啊。”苍老的声音说道,“我已经快等不及喽,呵呵……”     之后,又是一阵难听的笑声。 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一名男人从小屋的大门走出。     这个男人看起来四五十岁,与其他的人一样,身穿树叶编织的衣服。     但方羽发现,男人的脸色很不好看。     男人自然没法发现方羽和苏长歌。     很快,男人就走远了。     方羽眉头皱起。     刚才听到的对话,信息量颇大。     最为关键的……是那个祭祀大典的时间。     明早八时。     时间点,完全对上了。     方羽看了一眼苏长歌,示意他跟在后面。     然后,方羽就走到了小屋之前。     两人都没有发出脚步声。     站在小屋的门前,往前面望去,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道蜷缩在被窝之中的身影。     这道身影看起来很小。     “应该是一个极度苍老的老婆子。”方羽心道。     方羽没有走进小屋,而是绕过小屋,走到了后面。     在听屋内两人交谈的时候,他发现小屋后的地面上,有一块翘起的地方。     走近一看,果然是一道门,有一堆茅草铺在上面。     如果不是这道门没关好,方羽也不会发现它。     这是一道通往地窖的门。     方羽将这道门缓缓打开,然后就看到石制的台阶。     而后,方羽和苏长歌便静悄悄地顺着台阶走了下去。     刚一走进地窖,苏长歌脸色就变了。     一股腥臭味扑面而来,令人作呕。     苏长歌立即屏住呼吸。     而走在前面的方羽,眉头已经皱了起来。     从台阶下来之后,视野所能看见的,全是干尸和骷髅,杂乱地倒在各处。     再往前看去,就能看到一个池子。     池子内……全是鲜红的血液。     腥臭的气味,就从这个池子中散发出来。     而池子的上方,正悬吊着一具尸体。     这具尸体,脖子上有一道明显的裂口。     裂口,还在往下滴落血液。     这是一个男人,双眼睁得很大,面容扭曲,布满痛苦之色。     “我的天……”苏长歌脸色发青,说不出话来。     竟然用如此残忍的方式放血!     就像对待牲畜一般!     这个池子内的血液,量已经非常多了,颜色甚至有点发黑。     而此时,方羽已经明白刚才小屋内那段对话的含义了。     那个所谓的姥姥,需要通过吸收人体的精血来提升修为……或是提升寿元。     这是邪修惯用的手段。     根据之前那群部落中的人提起姥姥时的语气……这个姥姥,显然在大兆部落地位极高。     一个邪修,竟是部落首领?     那么……她正在做的事情,部落的其他人知不知道?     之前跟她交谈的男人,一定知道。     至于部落内的大多数人……方羽认为,应该是不知道的。     否则,这么残忍的手法,应该很少人能够接受。     这个时候,方羽又想起那个名为采采的少女。     这名少女,是不是也知道什么?     “滋啦……”     思虑之际,方羽听到一点轻微的声响。     声响来自小屋内。     那个姥姥,要出来了。     方羽想了想,便与苏长歌一同离开了地窖,并且把门关上。     两人离开地窖不久,果然便有一名严重弓背的老太婆,从小房屋走出,又走向了地窖的位置。     这个老太婆面容极其苍老,脸上的皱纹几乎把五官都遮掩住了。     但她一双眯着的眼睛,却泛出阵阵寒芒。     这个眼神,必然得杀戮众多才能养成。     方羽想了想,决定先不对这个老太婆动手。     他与苏长歌沿着原路返回。     刚走出那片小树林,就看到采采迎面走来。     方羽立即走上前,捂住采采的嘴。     “呜……”采采脸色大变,眼神惊恐,想要求救,却发不出声音。     眼前明明什么都没有,为何……     方羽带着采采,身形一跃,离开了原地。     ……     在一棵五六十米高的大树的树枝上。     方羽坐在枝头的一边,苏长歌坐在另外一边。     脸色苍白的采采,坐在中间。     “小妹妹,你只要老实回答我们的问题,我们是绝对不会对你动手的哦。”苏长歌面带笑容,说道。     看到苏长歌的笑容,采采脸色更加苍白,娇躯发颤。     “不,不要杀我……”采采不自觉地远离苏长歌,恐惧万分地说道。     “呃……”苏长歌面露尴尬之色。     “告诉我们,古神树的位置。”这个时候,方羽开口道。     采采转过头,看向方羽,连连摇头,说道:“我不能让你们亵渎古神……”     “我们只是想过去看一看。”方羽说道。     采采咬着唇,低下头,不说话。     “你是不是知道关于姥姥的秘密?”方羽话锋一转,问道。     采采猛然抬起头来,神色震惊。     “你应该在某个时间点发现了姥姥的秘密吧?她那个地窖……”方羽微微眯眼,继续问道。     听到地窖一词,采采脸色大变。     “我,我,我……”采采眼眶噙泪,几乎就要哭出来。     “你要是把情况如实告诉我,我们或许可以帮你。”方羽说道,“据我所知,你已经被姥姥盯上了。”     采采睁大双眸看着方羽,眼泪滴落下来。     ……     “我想找姥姥谈点事情,发现她不在屋内……然后我就出去找她,然后就在屋子的后面发现了一个打开的洞口……”采采说着,声音发颤,“我很好奇,就从洞口的台阶走下去,还没走两步……我就听到里面传来惨叫声。”     “我探头一看,发现一个男人……也是一个不小心闯入我们部落的游客,正被倒吊在一个池子上面。”     “姥姥用刀割破了他的喉咙,就想杀鸡一样……”     说到这里,采采已经说不下去,脸色惨白,捂着嘴。     “你们部落的其他人,知不知道她在做的事?”方羽问道。     “……不知道。”采采抽泣着说道,“我们只知道姥姥会惩罚那些人,之后那个人就再也见不到了……姥姥说把他们送走了,我们都相信她……” 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方羽点了点头,又问道,“我看你们都称呼她为姥姥,她到底是谁的姥姥?”     “她……就叫做姥姥,从我出生开始,周围所有人都这么称呼她。”采采说道,“平日里,姥姥对所有人都很好,大家都很爱戴她……她尤其疼爱我……”     采采在发现姥姥的秘密后,一直处于极度痛苦和纠结的状态。     她很想把这件事告诉部落内的其他大人,但又不敢,害怕发生更大的事情。     而且,姥姥一直对她很好,她就更加无法下定决心揭发这件事了。     “你姥姥在等你十八岁,也就是等你成年。”方羽说道。     “什,什么意思?”采采看着方羽,问道。     “就是……”方羽看着采采一副随时就要崩溃的模样,原先更加直白的话没有说出口,而是改口道,“她可能也想对你不利。”     采采低下头,双手绞在一起,没有说话。     “对了,你们部落的祭祀大典,又是怎么回事?”方羽问道。     “我们部落每一年都要举行一次祭祀……”采采答道。     “同时要献祭一个婴儿?”方羽眯眼问道。 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采采低着头,应声道。     “我靠……这也太残忍了,你们部落就没人反抗这种做法!?”苏长歌忍不住骂道。     “每年要献祭的婴儿,都是抽签选出来的……谁有怨言,就再也无法得到古神的庇佑。”采采低声道。
推荐阅读: 《异界之狂龙逆天》 《狩猎在地球末日》 《神变》 《九龙劫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