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上最强炼气期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隐形印记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史上最强炼气期

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隐形印记

下载app更多免费小说,无广告阅读

下载
书友们快来看

下载app更多免费小说,无广告阅读 >>>随便看小说App<<<

    将伤口包扎好后,老龟把琴瑶送到山洞后方的一座小木屋内休养。     而后,他就回到山洞内,开始整理地面上那些破碎的瓶瓶罐罐。     “把整件事情经过说一遍吧。”方羽站在一旁,开口道。     老龟想了想,说道:“就是一个小时前的事情,当时我在这里调配药物,琴瑶姑娘在冰房里照顾那个小丫头。”     “然后,我就听到琴瑶姑娘那边传来声音。她急急忙忙地跑到我面前,说小丫头不见了。”     “我让她把情况通知你,然后她就又跑了出去。”     “再之后,她那边传来尖叫声,我正想往外面跑,那个丫头就出现在我面前。”     “我一看,这丫头脸色冰冷,身上气息强横,一看就很不对劲,立即就变回原形,缩入龟壳之中,这才躲过一劫……”     听着老龟的述说,方羽眉头皱起,问道:“灵儿在这次之前,一直躺在冰床上?”     老龟摸了摸下巴,说道:“是的,琴瑶姑娘一直在照顾她,如果之前就能活动,琴瑶姑娘不可能不知道。”     “那你这段时间去查看灵儿情况的时候,难道就没有发现异常?”方羽问道。     “说到这个,还真有!”老龟说道,“我在半个月之前,就已经察觉到这丫头的气息不对劲了。”     “你怎么不早联系我?”方羽问道。     “我让琴瑶姑娘联系你了,但听过你正在闭关还是什么,也就罢了。”老龟说道。     “你当时察觉到她气息不对,是哪里不对?”方羽问道。     “你们人类修士,修为气息都是稳定的,至少在短时间内……不会发生很大的波动。”老龟说道,“但当时小丫头的情况……气息忽强忽弱。”     “有时候强到我都不敢站在旁边,但有时候又弱到难以察觉。”     “这半个月以来,一直都是这种情况。”     “这半个月以来,你应该还在对她的血液进行观测吧?”方羽又问道。     老龟点了点头,说道:“当然,但是……”     说到这里,老龟看着山洞地面上各种破碎的药瓶和液体,欲哭无泪。     “所有采集的血液都没了……”老龟心痛地说道。     “血液不在没关系,你就说说她血液变化的情况。”方羽蹙眉道。     老龟仰起头,皱起眉,仔细回忆。     “最近一个多月以来,她的血液变化进程,速度提升明显。”老龟说道。     最近一个多月以来……跟灵气复苏有关?     方羽微微眯眼。     “就跟我之前的结论一样,她的血液,仍在朝着趋同于你的方向,不断地变化。”老龟说道,“到了最近一次检测,也就是昨天……她的血液跟你的血液,相似度已经高达百分之九十九以上了。”     “也就是说,还是有不相似的地方?”方羽问道。     “对,我认为那是必然事件……她跟你无血缘关系,血液不可能完全相同,否则你们就是同一个人了,说不通。”老龟说道。     同一个人……     听到这四个字,方羽眼神微动。     他与灵儿交手的时候,确确实实从灵儿的身上,感受到了与自己极为相似的几个点。     神圣之力,金色真气,以及战斗风格。     再加上那股莫名的熟悉感。     这些要点加在一起,让方羽感觉极为怪异。     与灵儿战斗……让他感觉就像在与另一个自己战斗般。     “除了血液以外,我最近几个月还在研究另外一个问题。”老龟说道,“是什么引发了这个丫头的血脉觉醒?她的血脉,为何会趋同于你?”     “有结论么?”方羽问道。     老龟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。     “所以是有结论还是没结论。”方羽问道。     “差一点就有结论了,可惜被她跑了。”老龟叹了口气,说道,“我通过一段时间的研究,发现这小丫头的体内,存在一个隐形的印记。”     “隐形的印记?”方羽眉头皱起。     “是的,就是一个隐形的印记,存在于她的体内,她身体出现的任何情况,应该都与这道印记有关。”老龟说道,“我本来准备近期运用我的灵镜想办法把这道印记定位,并且将印记的形状临摹出来,可惜啊……”     老龟唉声叹气的时候,方羽却陷入了沉思。     在如此多怪异的情况下,灵儿的身份……变得更加神秘了。     她到底是什么人?跟方羽之间,又有什么关系?     刚才交手之时,空中忽然射下的那道传送光束,显然不是灵儿自身施展的手段。     这就说明,很可能是外部的某个存在将其带走。     灵儿之前的人生轨迹,基本都待在那个小宗门了。     她能认识谁?     结合起老龟说的那个隐形印记……     方羽眉头紧锁。     半个小时后,方羽看了一眼远处的小木屋。     他现在的情况,也不能把琴瑶带回去。     “琴瑶就先留在你这里治疗了。”方羽说着,从空灵戒的储物空间内,取出一张符纸,递给老龟,“遇到任何情况,立即把符纸撕碎,我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到。”     老龟收下了符纸,说道:“你要是有办法,赶紧把那小丫头抓回来。研究到一半就终止,太难受了……”     “我尽量。”方羽答道。     说完,方羽便朝外面走去。     ……     回到大宅的时候,苏长歌已经在竹楼顶层等候了。     “老大,你已经可以走动了!?”苏长歌惊喜地问道。     “别离我太近。”方羽说道。     “老大,我得跟你汇报一下今天赴宴的情况……”苏长歌说道。     “说吧。”方羽说道。     接下来,苏长歌就花费了二十分钟的时间,把他去到白家看到的一切,听闻的一切,还有做的一切都说了出来。     哪怕是白横川的一个神情,他都有注意到并且说出来。     听完之后,方羽微微皱眉。     苏长歌有点忐忑,问道:“老大,我是不是不该当众杀掉王明通?我也是这么想的,但圣戟大哥不这么想……”     “不,王明通杀了也就杀了,我只是好奇……白家和王家为何会走到一起。”方羽说道。     “这确实很奇怪,这两家理论上交集应该很少才对。但那个白横川见到王明通到场,就像见到亲兄弟一样,还把他请进了内屋。”苏长歌说道。     方羽想了想,问道:“你离开的时候,怀虚没有离开?”     “是的,怀虚大人说他还有事情要办。”苏长歌说道。     “欧阳修远也在场,他想做什么?”方羽微微眯眼。     ……     两个小时过去,白家宴席结束了。     大堂内的各方来客,纷纷离去。     其中,也包括欧阳修远父子。     这对父子刚刚走出大门,迎面就见到了怀虚和郑泽。     “怀虚?”欧阳修远脸色微微一变,但很快就挤出笑容,问道“你这是专门在等我?”     “是的。”怀虚淡淡地答道。 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我们确实也有有段时间没一起喝过茶了。”欧阳修远眼神闪烁,说道,“以前每次都到你的山庄喝茶,这次换到我家吧!反正我在北都的新家,你也还没去过。”     “可以,就去你家。”怀虚点头道。     见怀虚答应得这么爽快,欧阳修远愣了一下,随即笑道:“好!那我们现在就回去。”     一旁的郑泽,默默观察着欧阳修远父子的神色。     此时,欧阳修远表现得比较自然,欧阳成道脸上却有明显的惊讶和慌乱闪过。     郑泽眼中闪过一丝异样。     随后,怀虚与郑泽……便跟随着欧阳修远父子,一同离开白家,前往他们新建的欧阳家。
推荐阅读: 《楚天孤心》 《神变》 《魔经鬼谭》 《无上武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