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上最强炼气期 第一百一十三章 赌局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史上最强炼气期

第一百一十三章 赌局

下载app更多免费小说,无广告阅读

下载
书友们快来看

下载app更多免费小说,无广告阅读 >>>随便看小说App<<<

    挂断电话后,方羽便坐在大厅的沙发上闭目养神。     王艳去上班了,于玥玥在学校彩排,虽然是周末,家里却非常安静。     而方羽,就享受这种安静。     可他只享受了不到十分钟,门铃就响了起来。     方羽打开家门,便看到一身工作制服的秦以沫站在他面前。     “找我什么事?是不是秦无道又叫你给我送来什么好吃的了?”方羽问道。     一见面就听到方羽直呼爷爷的名字,秦以沫非常不满。     但她已经熟知方羽的秉性,跟他生气没有任何意义。     而且,她今天是来找方羽帮忙的,可不能再乱发脾气。     “江南和淮北交界沿海的一个小岛上,最近发现一大片天斗岩,我想你陪我一起去采购一些天斗岩。”秦以沫说道。     “天斗岩?”方羽眼神微动。     天斗岩是一种极为珍贵的岩石,可以从岩石内部踢去出天斗晶石,这种晶石无比坚硬,并且泛着五颜六色的光芒,非常好看。     有些珠宝商会用天斗晶石来制作各种首饰,能够卖出极其昂贵的价格。     而对于武者来说,天斗晶石是锻造武器和法宝的极品材料,以天斗晶石为材料制作出来的武器和法宝,同样价值极高。     “直接去那个岛屿采购?”方羽有点疑惑。     “嗯,这个消息现在还处于保密阶段,只有寥寥数家知道,否则一定会引起一大批商人和武道世家的争夺……我想趁这个时机,去岛屿把这些天斗晶石提前采购到手。”秦以沫说道。     “去岛屿采购,为什么要叫上我?”方羽问道。     秦以沫咬了咬红唇,说道:“爷爷把我身边能用的人全部调回京城去了……”     又是秦无道这小子!     这不是成心给我找事做么?     方羽有点无奈,说道:“好吧,我可以陪你去一趟。什么时候去?”     “我与其他几家商量好了,今天下午三点整,在江南淮北分界处的永南码头会有一辆游轮等着我们。这辆游轮会送我们去到那座小岛。”     “现在差不多十一点,我们驾车去到永南码头至少需要三个小时的时间,现在差不多可以出发了。”秦以沫说道。     “行。”方羽答应下来。     ……     下午两点三十分左右,方羽和秦以沫来到永南码头。     在车上,秦以沫故技重施,给方羽易容了。     此时的方羽,又变回在名震江南武道界的道天先生了。     一艘外观豪华的游轮,停靠在码头前。     走到游轮的入口处,便看到两名保安守在那里。     秦以沫从随身携带的手提袋中拿出一张银色的卡片,给两名保安看了一眼。     “秦小姐,请进。”     两名保安立即给秦以沫鞠躬。     走到游轮内部,便能发现游轮的内部空间非常之大,大厅的装修相当豪华,看起来像是一个五星级酒店的大厅。     大厅里已有大概二十几人,他们相互谈笑,不少人手中还端着一杯红酒。     “这些人大多来自淮北,其中有一些是武道世家的人,其他大部分都是珠宝商人。”秦以沫小声对方羽说道。     这些人的背后,都跟着一位随从,而且修为都不低,最差的也有半步宗师的修为。     而其中有一人,更是吸引了方羽的注意。     此人是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,修为在筑基期中期。     吸引方羽的点在于,他的肩膀上站着一只白鸽。     这只白鸽并非装饰品,而是活生生的白鸽。白鸽身上,也散发出淡淡的气息。     灵宠?     方羽有点吃惊。     区区一名筑基期中期的修士,居然能培养出一只灵宠?     放在三四千年以前,要培养一只灵宠,至少得有结丹期以上的修为。     否则,培养出来的不能称之为灵宠,而是宠物。     而这位老者肩膀上的白鸽就属于灵宠,否则它身上不可能散发出与修士类似的气息。     秦以沫一进入大厅,立即就吸引了在场多数人的注意。     不仅是因为秦以沫的容貌和气质,更重要的是她的身份。     京城秦家的千金!     就这一层身份,就足够震慑住在场大部分的人了。     一道道目光落在秦以沫身上,秦以沫瞬间成为了整个大厅的焦点。     秦以沫已经习惯这类目光,相当镇定。     “秦小姐,以前你还在京城的时候,我就听说过你的名号了。今日一见,果然如同天仙般漂亮……”一名西装革履,长相英俊的男人走上前来,面带微笑地说道。     “陈先生,你好。”秦以沫报之以礼貌的微笑。     面前这位,是淮北武道世家,陈家的大公子,陈逸。     而方羽之前关注的老者,正是这位陈逸的随从。     陈逸看着秦以沫,眼神微微闪动,随后又瞥了一眼方羽,问道:“秦小姐,这位是……”     “他叫道天。”秦以沫说道。     此时,方羽有些疑惑。     他在月心湖当众羞辱郑修尘这件事,这么多人在场看着,消息应该早就传遍江南淮北武道界了吧?     可这位从淮北来的陈逸,居然不知道他是谁?     方羽疑惑的时候,陈逸却在打量着方羽。     他能感应到方羽身上的气息,只是一名先天七段的武者。     修为如此低微,居然能跟在秦以沫身边?     而且,秦以沫似乎只带了这么一个人在身边,这也太奇怪了。     以秦以沫的身份,人身安全肯定摆在首位。     带着这么弱的一位随从,要是遇到什么危险……     想到这一点,陈逸眼中闪过一丝异色。     此时,越来越多的人走上前,跟秦以沫打招呼问好。     秦以沫有条不絮地回应每一个人。     十分钟后,秦以沫才应付完这群人。     方羽趁着这个时候,把心中的疑惑告诉了秦以沫。     为什么在场这么多人,都不认识他?     “很显然,那天发生在月心湖上的事情,消息被郑家封锁了,没有传到淮北地区。”秦以沫眼神有些凝重,说道。     她也察觉到,在场这么二三十个人,没有一人认识易容后的方羽这件事。     月心湖上发生的事,这么多人在场亲眼看到,在江南武道界产生这么大的震动。     可这个消息,却无法传入淮北。     如此可见,郑家在淮北的影响力何其恐怖,用一手遮天来形容都不为过。     到了下午三点整,游轮准时出发。     陈逸走到二楼的楼梯口处,对着大厅的人说道:“从这里去到岛屿最少需要一个半小时,二楼正好有很多赌桌,不如我们大家赌几局吧?正好消磨时间。”     大厅里立即出现热烈的响应。     陈逸看向没什么反应的秦以沫,问道:“秦小姐,给我个面子,玩两局怎么样?”     岛屿上出现天斗岩这个消息,就是陈逸告诉秦以沫的。     秦以沫相当于欠陈逸一个人情,此时自然不好拒绝。     所以,即便秦以沫不喜欢赌博,还是接受了陈逸的邀请,走上了二楼。     于是,众人都来到了二楼的赌场。     “正式开始赌之前,我先跟秦小姐你玩一局其他的吧,算是热手。”赌桌上,陈逸面带微笑,说道。     “玩什么?”秦以沫问道。     “就摇一次骰子,你猜大小。猜中就算我输。猜错就算我赢。”陈逸说道。     秦以沫微微蹙眉,说道:“赌多少钱?”     “不赌钱,我们就赌一个要求。你赢了,你可以要求我做任意一件事。要是我赢了,我也可以要求秦小姐做任意一件事情,如何?”陈逸手里拿着筛盅,微笑道。     “放心,我绝不会提出任何违法,或是太过分的要求。”     陈逸又补充了一句,周围响起一阵笑声。     秦以沫有点犹豫,看向一旁的方羽。     “你想玩就玩,看我做什么?”方羽问道。     “你能确保我赢吗?”秦以沫咬着红唇,小声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