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上最强炼气期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最后惩罚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史上最强炼气期

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最后惩罚

下载app更多免费小说,无广告阅读

下载
书友们快来看

下载app更多免费小说,无广告阅读 >>>随便看小说App<<<

    “我就不信了。”方羽握紧右拳,再次砸向前方的木门。     “轰!”     这一次,木门直接崩碎!     方羽能够再次看到里面充斥的白雾。     他立即迈起腿,往里面冲去。     “轰!”     但这个时候,内部再度轰出恐怖的威能。     方羽再次强行挡下,直往里冲。     但这个时候,魂灵传来的疼痛猛然加剧!     方羽额头冒起青筋,咬着牙强撑。     但这个时候,面前的门却在迅速往后移。     “非圣院承认者,不得踏入此门!”门内,还传出一道浑厚的声音。     方羽还想往前追。     但这个时候,魂灵中的剧痛,到达了极致。     方羽闷哼一声,双手撑着膝盖,脸色有些苍白。     抬眼看向前方,那道门越退越远,迅速变小,直至完全消失在视野之内。     “圣院……”方羽眼神微微闪动。     ……     原先的欧阳家大宅,已变成一片废墟。     怀虚一行人仍站在原地。     而欧阳修远父子,则是站在另外一个方位。     他们一直在观战方羽和道空。     现在,他们只能看到那头蛇形的凶灵还在空中。     他们最后看到的一幕,就是那头大型的狮子被石化,从空中落了下去……     至于后面发生了什么,他们就不知道了。     战果如何,自然也不清楚。     “哗……”     就在此时,远空的那头蛇形凶灵,忽地消失不见。     过了数秒,一道身影从远处飞来,落在怀虚一行人的身前。     正是方羽。     “老大!”苏长歌从上到下打量方羽,发现方羽身上没有一点伤处,大喜过望。     结果很显然,方羽赢了。     “道空跑了。”方羽说道,“准确地说,是被救走的,被圣院救走了。”     圣院?     怀虚脸色微变,苏长歌和郑泽则是面露疑惑之色。     这个时候,距离百米左右的位置,欧阳修远父子脸上已无血色。     方羽毫发无伤地归来,也就说明……道空败了。     道空……是他们全部的依仗。     现在……     欧阳修远环顾四周。     欧阳家新搬入没多久的大宅……化作一片废墟,地面到处散落着鲜血,空气中夹杂着血腥的气味。     一切……都没了。     欧阳家的高楼刚开始建起,转眼间却化为乌有。     “噗!”     各种情绪交杂在胸中,使得欧阳修远喷出一口鲜血,差点倒在地上。     欧阳成道立即扶住了欧阳修远,惶恐地说道:“爸,我们必须离开这里,他们……”     欧阳成道说话的时候,方羽已经转过身,看向他所在的方向。     感受到冰冷袭来,欧阳成道浑身一震,双腿发软。     灵气复苏之后,他得到了道空的指点,修为已至化神期。     但现在,恐惧使得他连真气都释放不出来。     方羽看着欧阳修远父子,慢慢走了过去。     怀虚神色凝重,跟在方羽的身后,一同往前走。     随着方羽的接近,欧阳成道心中的恐惧愈发加剧。     “噗!”     方羽一行人还未走到面前,欧阳成道就跪在了地上。     “方羽大人,怀虚大人……请你们放我们一马,我们知道错了……”欧阳成道哭喊道。     欧阳修远脸色木然,看着面前的方羽和怀虚。     方羽微微蹙眉,转头看了一眼怀虚,说道:“怎么处理……你决定吧。”     怀虚沉重地点头,走到前面。     “怀虚大人,您念在和我父亲这么多年的情谊份上,饶我们一命吧……我们真的知道错了,我们只是被道空蛊惑,才会对您动手,我们……”欧阳成道面无血色,痛哭流涕地喊道。     面对死亡,他已经顾不上什么尊严。     怀虚没有说话,眉头皱起,就这么看着欧阳修远父子。     “怀虚大人……”欧阳成道仍在求饶。     “闭嘴!”     这个时候,欧阳修远忽然开口。     他盯着面前的怀虚和方羽,双眼通红,说道:“要杀便杀,我不怕死!”     “我绝对不会求饶,更不会认错!我由始至终,什么都没有做错!错的是你们!”     “你们只是更强罢了,我只是输在了不够强!不代表我做错了任何事!”     欧阳修远歇斯底里地叫喊,貌似疯癫。     方羽面无表情,对着欧阳修远,伸出一指。     “噗……”     欧阳修远捂着丹田部位,吐出一大口鲜血。     而后,方羽又对欧阳成道,做了同样的事情。     这对父子的修为,都被废了。     “我要对你说的,之前已经说完,现在一句话也不想说。”方羽淡淡地说道,“废掉你们的修为,也是我对你们最后的惩罚。”     说完,方羽便转身离开。     苏长歌看了一眼欧阳修远父子,立即跟上方羽。     怀虚看着捂着丹田处,跪在地上,痛苦不堪的欧阳修远,终究还是叹了一口气。     失去修为的欧阳修远,一下子苍老了许多。     “杀了我!你杀了我!”欧阳修远抓住怀虚的脚,嘶哑地喊道。     怀虚看着欧阳修远,眼中闪过一丝悲戚。     “快杀了我……”欧阳修远喊道。     “在你真正意识到错误之前,我不会杀你。”怀虚终于开口。     欧阳修远神色一怔,抬起头,睁大眼睛看着怀虚。     “把他们两个带回会馆,暂时关押。”怀虚对一旁的郑泽说道。     “是!”郑泽答道。     ……     方羽回到大宅,直接到后山,继续打坐。     出去与道空交手,已经超过了他的负荷。     最近一段时间慢慢缓和的疼痛,又恢复到鼎盛状态,时时刻刻在折磨着方羽。     “我真得休息一下了。”方羽对苏长歌说道。     “老大,您还好吧?”苏长歌有点担忧地问道。     此时的方羽,脸色非常苍白,几乎看不到血色。     额头上,还冒出一层细汗。     “暂时是不太好,得缓和一段时间了。”方羽说道。     方羽身上的虚影,仍处于闪烁的状态。     苏长歌观察了好一会儿,迟疑地说道:“老大,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……我感觉你身上的虚影,比起一个月前,要缩小了一点。”     “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。”     听到这句话,方羽眉头微蹙,说道:“你再看仔细一点,确定有这样的变化?”     “嗯。”苏长歌应了一声,往后退了几步,全神贯注地观察方羽身上的虚影。 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苏长歌挠了挠头,说道:“越看越记不得一个月前的情况了……反而有点模糊。”     方羽想了想,说道:“这样吧,你取来纸笔,把我现在的状态画出来。”     “好。”苏长歌应道。 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苏长歌便站在方羽的身前,开始了绘画。     “搞定了,老大。”苏长歌拿着画好的图,呈到方羽的面前。     图像很简单,就是一个人形打坐在地面上,外部画了两层虚线。     “外面的虚线就是虚影最大的时候,里面的虚线就是虚影最小的时候。”苏长歌解释道。     “好,这张图你先收着,一个星期后再画一次。”方羽说道。     “明白了,老大。”苏长歌说道。     “还有一件事,你去问问怀虚,身上的伤势怎么样,需要任何药材,我都会尽量提供。”方羽又交待道。     “好的,我会去问怀虚大人。”苏长歌说道。     随后,苏长歌就离开了后山。     方羽独自打坐在后山上,周围很安静。     现在,他才有心情很好好回忆一下,今天发生的事情。     关于道空,疑点有两个。     第一个疑点,他是从何处知道灵气复苏,并且把炎夏三十七个地点提前标记好的?     第二个疑点,就是突然出现的那扇门,自称圣院。道空与圣院有什么关系,为何圣院要把他救走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