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上最强炼气期 第一百二十章 追魂符!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史上最强炼气期

第一百二十章 追魂符!

下载app更多免费小说,无广告阅读

下载
书友们快来看

下载app更多免费小说,无广告阅读 >>>随便看小说App<<<

    此时,在不远处的陈逸,见到方羽坐进车内,迟迟不出来。     “白道人,我们趁现在赶紧走吧!”陈逸说道。     白道人脸色微变,说道:“少爷,那份草约……”     “草个屁啊,秦以沫都出事了,他们哪里还顾得上这份草约!”陈逸急声道。     “那些天斗岩的归属权……少爷,你就不怕道天大师找上门来?”白道人沉声道。     “有什么好怕的?回到淮北,那里就是我们的地盘!这道天能奈我何?他要真有胆子来找我,我必让他付出惨重的代价!”陈逸沉声道。     “少爷,我认为还是不要这么做为好……道天大师的实力,恐怕远超我们的想象。”白道人劝道。     回想起方羽一拳一拳地轰吞天鲸的头顶,白道人就是一阵胆寒。     吞天鲸的肉身可是连天雷都没法伤及的存在啊!     可方羽竟然单凭肉身之力,就把吞天鲸的头顶砸出一个洞!     最恐怖的是,将吞天鲸击杀后,方羽仍是一脸的平静,似乎根本没用什么力气一般,轻描淡写。     这说明,方羽的实力,恐怕比他展现出来的还要强上许多。     这样的存在,绝不能得罪!     “狗屁!他再强不也就一个人?我们家族二三十名宗师,难道还制服不了他一个人?白道人,我感觉你现在越来越胆小了啊。这件事回去之后,我就算告诉我爸,告诉我爷爷,他们必然也会支持我的选择。难道我还真要把天斗岩交出去?你知道那些天斗岩值多少钱吗?那些钱我足够请来无数的杀手和大师把这个道天剁成肉碎了!”陈逸狠厉地说道。     说话间,他快步走向自己的车。     白道人叹了口气,跟了上去。     ……     方羽让司机开车,返回秦以沫的家。     秦以沫双眼紧闭,面无血色,口唇发黑,看起来情况不妙。     但她的呼吸还算平稳,生命暂时不会受到威胁。     这说明下蛊的人,并不想直接取走秦以沫的性命,而是要利用蛊毒来威胁秦家。     想了想,方羽拿出手机,给秦无道打了一个电话。     “小秦,你孙女被人下蛊了。”方羽说道。     “我已经知道了,刚有人联系过我。”秦无道的声音很沉稳,没有丝毫的慌乱。     “对方的条件是什么?”方羽问道。     “是不能接受的条件。”秦无道沉声道。     方羽叹了口气,说道:“也就是说,又要把事情甩给我了?”     “麻烦你了。”秦无道咳嗽了一声,说道。     “我很久没有解过蛊毒了,还真不一定救得了你孙女。”方羽说道。     “只要你想救,你肯定能救。”秦无道顿了顿,说道,“对方给了我三天的考虑时间,时间一到,蛊毒就会爆发。”     “行吧,我尽管试试。要是失败了,你就当作少一个孙女好了。”方羽说道。     秦无道笑了两声,问道:“你觉得以沫如何?”     方羽看了一眼昏迷的秦以沫,说道:“品性还可以,人也不傻,我对她没什么坏的看法。”     “评价这么高?记得当初你评价我的小儿子的时候,那可是毫不留情啊。”秦无道笑道。     “对于你的小儿子,我现在还是一样的看法……对了,秦以沫是你小儿子的女儿?”方羽问道。     “是啊,看来你记忆力也不太好使了啊,是不是真的老了?”秦无道调侃道。     “我倒是希望能变老,至少不要永远顶着这张十八岁的脸,很羞耻。”方羽说道。     秦无道哈哈大笑起来。     ……     秦以沫的家在天河别墅区,离江海市很近。     回到家后,方羽便把她放置在一张床上。     解蛊之法,他记忆中有好几种。     其中,最简单粗暴的方式,就是强行突破蛊毒对经脉的封堵,然后用真气杀死体内的蛊虫。     但这种方式,一般体质的人不可能承受得住,尤其秦以沫还是个没有修炼的凡人。     而且,在解蛊之时,很可能会被下蛊者发现,从而提前引爆蛊毒。     其他几种方式,也都大同小异,主要方式就是把体内的蛊虫杀死,再将蛊毒解除。     这几种方式对于秦以沫来说,都不合适,风险极大。     方羽思前想后,还是没有想到万全的方式。     秦以沫毕竟是秦无道的孙女,方羽还是得谨慎一点,总不能真把人弄没了。     方羽眉头紧皱,突然想起今天在岛屿上,白道人使用符棣引来天雷的那一幕。     符棣……     方羽双眼泛起精芒。     蛊虫与下蛊者之间靠什么联系?     必然与魂力有关!     只要切断两者之间的关联,那么对方就无法再控制蛊虫。     这样就需要用一张隔断符。     方羽对符法之术的研究,还算精通。     各种符棣,他很轻松就能制作出来。     方羽让秦以沫的佣人买了一些制作符棣的材料回来,然后就开始动手制作。     十分钟后,方羽便制作出来一张隔断符和一张追魂符。     隔断符的作用是切断两者之间的联系,而追魂符的作用则是追踪控制蛊虫的下蛊者的位置。     对于方羽来说,这两种符棣的制作难度并不大,但现在这个世界上,会制作这两种符的人寥寥无几。     “让我看看你在哪里吧。”方羽站在秦以沫身前,手中拿着一张符棣。     他口中念诀,手中的符棣便泛起一阵白芒。     随后,他伸手一指,符棣便飞向秦以沫,在秦以沫的额头上方停住。     接近秦以沫后,这张符棣泛起更加耀眼的光芒,随后突然消失不见。     这个时候,方羽闭着眼睛,神识跟随着符棣飞了出去。     ……     此时,淮北中部某栋居民楼的一个光线阴暗的房间里。     一个男人正打坐在房间的地面上,双眼紧闭。     他的面前摆放着两个黑色的瓶子,和一根小木槌。     男人脸色平静,似乎在感应着什么。     可下一秒,他脸色大变,猛地睁开了眼睛。     他原本正感应着留在秦以沫体内的蛊虫,可他却突然感应到另外一道魂力袭来!     他想立即切断去蛊虫的联系,从而将这道莫名的魂力拦截。     但是这道魂力的速度实在太快,几乎是在一眨眼间,就从蛊虫那边,窜入到他这边。     “就是你啊,居然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下蛊,不错。”     男人的耳边,响起一道淡然却又带着寒意的声音。     男人蹭地站起身来,脸色难看,说道:“你是谁?你为什么……”     “不用问,我很快会去找你,到时候你就知道我是谁了。”     这句话说完之后,声音就消失不见了。     男人额头上冒出一层冷汗,环顾四周。     他怀疑对方已经找上门了。     对于任何修炼蛊术的人来说,身份和位置的隐蔽性都是第一位的。     一旦暴露,就会陷入到危险之中。     男人环顾四周,却什么都没有发现。     “不行,对于秦家来说,三天时间太长了,他们有办法找到我!我得给他们一个警告了!”男人脸色变幻,眼神阴狠。     他再次打坐下去,拿起那个小木槌,敲打那两个瓶子。 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”     房间里回响着敲打的声音。     男人越是敲打,脸上的表情就越吃惊,额头上冒出的冷汗越来越密集。     他……感应不到蛊虫的存在了! 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     男人双眼紧闭,强迫自己镇定下来,继续敲打瓶子。     十几秒过后,男人再次睁开了眼睛,眼里有惊惧!     他与蛊虫之间的联系,完全被切断了!     对方是谁?他是怎么做到的?     男人修炼蛊术一道多年,从未遭遇过这种情况!更没有见识过这样的手段!
推荐阅读: 《阿鼻地狱》 《九龙劫君》 《空间净神录》 《魔道君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