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上最强炼气期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容器之殇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史上最强炼气期

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容器之殇

下载app更多免费小说,无广告阅读

下载
书友们快来看

下载app更多免费小说,无广告阅读 >>>随便看小说App<<<

    可为何邪圣和古神……能够避过自然法则出现于地球之上,甚至还能动手……却没有被那道法则制裁?    “当初我尝试突破炼气期一万层,被雷劈了两次。上次尝试通过法阵通往域外,又被扔了几颗陨石……”方羽眉头蹙起,自语道,“敢情这道意志只针对我啊,这是欺负我只有炼气期?”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用雷劈你的,和阻止你通往域外的意志是同一道意志?”这时,离火玉的声音响起。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它们不是同一道意志?那用雷劈我的是谁,阻止我离开地球的又是谁?”方羽眯眼问道。    “这问题我可没办法回答你。”离火玉答道。    “那就回到原来的问题,为什么邪圣和古神这样的存在,可以降临地球?”方羽又问道。    “……就跟你说的一样呗,欺软怕硬。”离火玉淡淡地说道。    “欺软怕硬……”方羽眼神微动。    他隐隐感觉到离火玉这句轻描淡写的话当中,有极为深刻的含义。    只不过,这层含义比较模糊,他暂时也无法从中品味出具体的情况。    “算了,你告诉我天道剑是什么情况吧。”方羽说道。    “就是你亲眼看到的情况啊……天道剑通过容器复苏了,变成……神圣之剑了,就是这样。”离火玉说道。    “天道剑为什么会变成神圣之剑?它原本只是师父交给我……”方羽说着,脸色微变。    他忽然想起这段时间发生的一系列事情。    原先断裂的天道剑,被师父的意志所修复,然后又被如意青莲融合,留下一道意志。    再然后,就是今天通过赵紫南的躯体,变成所谓的神圣之剑。    这一切感觉就像冥冥中安排好的一般……    可真正追究起来,每一件单独的事情都充满偶然性。    “又是这种感觉……”方羽敲了敲脑门。    “别想太多,你的所有疑惑,迟早会得到答案。”离火玉说道。    方羽没说什么,看着怀中昏迷的赵紫南,又环顾四周。    此时天色已经恢复正常。    古神的身躯消散之后,月光便照映在大地之上。    狂暴的雷鸣,狂风暴雨……都已消失。    方羽所在的区域,安静到诡异的程度。    “汪!”    噬空兽不知何时已经恢复成巴掌大小,从远处奔来,跳到方羽的肩膀上。    然后,它就趴下,一双泛着蓝芒的眼睛直直盯着方羽怀中的赵紫南。    “你也会关心别人?”方羽瞥了一眼噬空兽,说道。    “汪。”    噬空兽轻吠一声,摇了摇尾巴。    “确实,你跟她还挺熟。总之,先回去吧。”    赵紫南的情况还不明朗,得在回去之后才能弄明白。    方羽运转传送法诀,开启传送门。    “嗖!”    随即,他便抱着赵紫南,带着噬空兽进入到传送门内,返回北都大宅。    ……    回到大宅后,方羽直接将赵紫南带回她的屋子,让她平躺在房间的床上。    赵紫南双眼仍然紧闭着,但脸上恢复了些许的血色。    她的呼吸很平缓,看起来倒是没有大碍。    但这种表面的情况,并不能说明什么。    在觉醒成为所谓的容器之后,她的意识还是否存在,这是关键性的问题。    回想起刚才赵紫南毫无感情的声音……方羽眼神有些凝重。    若赵紫南真的成为了毫无自主意识,类似于初生器灵一样的存在……那原先的赵紫南,算是永远消失于世间了。    这种情况,是方羽不愿看到的。    方羽看着赵紫南,伸出右手,轻触她的额头。    就在这时,她光洁的额头忽然泛起一阵光芒。    “噌……”    光芒充斥在视野之中,只觉刺眼。    而数秒过后,光芒逐渐黯淡下来。    方羽眼前的场景,也发生了变化。    他本来站在赵紫南的房间内。    但现在,眼前却出现了一个小院庭。    院子内,有好几个小孩正在追逐打闹。    其中有三个小孩看起来年龄较大,至少有八九岁。    而另外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就要小一点,男的也许只有七岁,女的可能只有五岁。    小女孩低着头,跟在小男孩的背后。    “赵轩,你怎么又带你这烦人的小妹妹出来玩啊……待会儿谁碰她一下,她又哭起来,烦死人了。”长得最高的男孩不耐烦地说道。    “就是,你这妹妹真的很讨厌,老是哭……我可不想跟她玩。”    “赶紧让她回家吧,我们四个玩就够了……”    其余两个男孩也皱着眉,反感地说道。    小女孩一直低着头,站在赵轩的背后,身躯发抖。    “我妹妹还小,我也没让她跟着一起玩。她只是喜欢跟着我,你们别这么说她。”赵轩稚气的脸上满是不悦,皱眉道。    “她就是很烦啊,就像没断奶一样,你要带着她,那我们可不跟你玩了。”个高的男孩大咧咧地说道。    “你可以不跟我玩,但别这么说我妹妹!”赵轩生气地说道。    “她就是没断奶的小丫头,说她怎么了?”个高的男孩显然也很是不忿,说道。    赵轩咬着牙,双手握拳。    而站在他身后的小女孩,此时头更低了,身躯都在发抖。    她没有说话,但一双小手却抓着赵轩的衣服,似乎想让赵轩离开。    “鼻涕虫,没断奶的爱哭鬼……”个高的男孩变本加厉,嘲笑道。    其他两个男孩也跟着笑了起来。    “你们闭嘴!”    赵轩再也忍不住,冲上前去,推搡个高的男孩。    而后,双方就打了起来。    赵轩的年纪本来就比其他三个男孩小,又只有一个人,自然不是对手。    没一会儿,他就被按在地上暴打,鼻血都被打了出来。    三个男孩揍了赵轩好一会儿,直到小女孩哭得很大声,他们才跑开。    “哥哥……”    等三个男孩走远之后,小女孩才敢跑上前,哭得很大声。    赵轩坐起身来,抹掉鼻子上的血迹,安慰道:“妹妹,我没事……等会儿回家之后,你就说我不小心摔了一跤……没事的,没人会责怪你。”    小女孩还是哭得很大声。    方羽站在原地,看着院庭内发生的事情。    他知道,小女孩就是赵紫南。    刚才的场景,很可能就是赵紫南小时候的某段深刻的记忆。    方羽正欲看向别的位置,却听到一阵压抑的哭声。    此刻,周围的景象再次变化。    方羽的面前……出现了一道棺木。    而棺木中躺着的……正是赵轩。    只不过,此刻的赵轩面容安详,与他真实的死状截然不同。    一道身影正依靠在棺木边沿哭泣。    正是赵紫南。    “哥哥……”    赵紫南眼泪都哭干了,满脸泪痕,双眼红肿。    除了棺木以外,周围一片漆黑。    气温极低,甚于极北之地。    方羽看着正在哭泣的赵紫南,发现她的身躯……竟然正处于虚化的状态。    就好像,随时都会彻底消散般。    “这是……赵紫南的真实意志?”方羽眼神微动,立即走上前去。    “哥哥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    赵紫南娇躯颤抖得很厉害,她伸出手去,想要触碰赵轩的面部。    然而,她的手同样抖动得很厉害,近乎失控般。    方羽在赵紫南的身旁蹲下。    赵紫南感受到方羽的到来,转过头。    此时,方羽能够看到赵紫南的双眸。    原先明亮的双眸,已经黯淡无光,甚至充满死气。    “方羽哥哥……”赵紫南声音颤抖地开口。    “我不擅长安慰人,尤其在生离死别这种事情上。”方羽说道,“但我还是得告诉你,你哥哥的死……责任不在于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