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上最强炼气期 第六百五十五章 敲诈计划!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史上最强炼气期

第六百五十五章 敲诈计划!

下载app更多免费小说,无广告阅读

下载
书友们快来看

下载app更多免费小说,无广告阅读 >>>随便看小说App<<<

    元杰脸朝地趴着,鲜血从他的脸下摊开。     此时,现场一片死寂。     众人看着倒在远处的元氏兄弟,脸色发白,话都说不出来。     今晚出现在姬如眉生日宴会的元氏兄弟,无疑是分量最重的两人,威风凛凛,甚至有点抢去主角姬如眉的光芒。     可如今,他们两人躺倒在地,生死不知,一个比一个凄惨。     而让元氏兄弟变成这副惨状的人,却面含笑意,一副丝毫不畏惧的模样……     这到底是自信,还是疯癫?     这可是元家的两位大少爷啊!     要知道,元家一个家族在西都的分量,都要比在场所有人背后的家族合起来在江南的分量重得多!     而方羽,现在是彻底得罪了元家,甚至可以说仇恨不共戴天!     这种情况,别说方羽自身了,就是其他人,也要远离他,以防被牵连!     “姬董,姬小姐,我们还有点事,先走了……”     宾客们回过神来,纷纷走上前,跟姬东山和姬如眉说一声,匆匆离开。     夏微雨走上前来,看了一眼方羽,又看了眼躺倒在远处的元氏兄弟,正想说话。     这时候,夏听荷拉住了夏微雨,抢先说道:“方羽,今晚谢谢出手相助……否则我们就……今天的事情我会如实跟爷爷汇报,不必担心,我爷爷一定会跟元家那边沟通清楚的……”     “姬小姐,我们走了。”     夏微雨强拉着夏听荷离开。     原本热闹非凡的姬家,一下就变得冷清起来。 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,破坏了的生日宴会。”方羽真诚地道歉。     他本来也不想出手,但元氏兄弟确实把他弄烦了。     “是我们应该感谢,方先生。”姬东山和唐明德走上前来,说道。     他们两人都无比信任方羽。     既然方羽说那些血玉有问题,那肯定就是有问题!     幸好姬如眉戴上玉镯的时间不长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!     “之后元家要是找上门,们把责任推给我就行了。”方羽淡淡地说道,“我走了。”     说完,方羽转身就要离去。     “方,方羽……我送。”姬如眉立即跟了上去。     姬东山和唐明德看着方羽离去,又看了看倒在远处的元氏兄弟,对视一眼,轻叹一口气。     方羽和元氏兄弟起冲突,是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。     但既然发生了,也没有办法。     他们受过方羽太多的恩惠,必然无条件站在方羽这边!     ……     院子走到大门有一条小道。     方羽和姬如眉,就走在这条小道上。     一路上,方羽不说话,姬如眉也没说话。     即将走到大门的时候,方羽想了想,从口袋里掏出那个只编织了一半的五角星,当着姬如眉的面,将它编织完整。     “这是送的生日礼物,顺便表达我的歉意。”方羽将编织好的五角星,递给姬如眉。     姬如眉美眸大睁,似乎不可置信,伸手接过这个用树叶和树枝编织而成的五角星。     “这,这是送给我的么?”姬如眉看着手中的五角星,问道。     “是啊,我刚不是说了。毕竟蹭了一顿饭,还是得送点礼物的。”方羽说道。     “谢谢……方羽。”姬如眉抬头看着方羽,眼眶内泛起晶莹的泪光,犹如宝石一般闪闪发亮。     方羽看到姬如眉这副神情,犹如冰山一般的内心深处,猛地一颤!     这一幕……跟当年完一样!     他第一次编织五角星送给冷寻双的时候,冷寻双也是这样看着他!     这双泪眼,这个语气,乃至于周围幽静的环境。     一切都像在还原当年的场景一般,虚幻而又真实!     方羽的心情,有点混乱。     他现在真的有点分不清了。     眼前的人,到底是姬如眉,还是冷寻双?     又或者,这两人,根本就是一个人?     可冷寻双已经死了,当初他在九龙岛,那个紫炎宫余孽的记忆中,亲眼看到了冷寻双死去的情景!     方羽相信世间存在轮回,也相信冷寻双的魂灵有重生的可能。     可哪怕真是如此,长相也不可能完一样!     再者,那种记忆片段地重叠,更是怪异无比。     方羽明明第一次站在姬家的这条校道上,第一次送五角星给姬如眉……可偏偏记忆中,却有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。     姬如眉看着方羽,而方羽正处于愣神的状态。     神使鬼差地,姬如眉绝美的脸蛋往前凑,一双樱唇在方羽的脸颊上轻轻一点。     脸颊传来的淡淡冰凉,让方羽瞬间清醒。     他看向眼前的姬如眉,眼神极其复杂。     姬如眉立即低下头,红晕从耳朵烧到脸庞。     “我怎么会这么大胆!要是方先生不高兴……”姬如眉心中小鹿乱撞,呼吸都变得有些艰难。     “……我走了。”     方羽似乎并不在意姬如眉的那一下动作,淡淡地说道。     姬如眉抬起头,想要说点什么。     可这时候,方羽身上却是泛起一道光芒,顷刻间消失不见。     姬如眉呆愣在原地,随后低下头,看着手中的五角星,嫣然一笑。     ……     江南西部,天际山脉。     主峰的峰顶之上,站着一道身影。     在月光之下,这道身影显得尤为突兀。     正是方羽。     方羽的面前,是一块墓碑。     ‘冷寻双之墓’。     当年方羽亲手刻上去的五个字,随着年月的流逝,已经模糊不清。     在这么高的地方,又处于夜晚时分。     除了时不时呼啸而过的风声以外,周围一片寂静。     方羽就这么站在墓碑前,一动不动。     “我遇到一个很像的人。” 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方羽开口道。     “实在太像了,否则我也不会专程跑来这里跟说……”     说着话,方羽原地盘腿坐了下来。     “像到什么程度呢?真的很难用言语形容。怎么说呢?我逐渐有点分不清她和了。”     “这种情况,连我自己都很惊讶。”     “我跟认识这么多年,跟她大概只见过十次面左右……怎么会分不清呢?明明就是不同的两个人……”     说到这里,方羽摇了摇头,拍了拍脑袋。     “算了,为了防止混淆,以后还是少跟她见面好了。”     “还有一件事。前段时间,我重新见到了林霸天。虽然只是一道意志,但也差不多。哪怕两千多年后,他的性格也没有一丝改变……”     “……他走之前,留给我一缕玄然气,虽然没什么用,但用作纪念确实也不错……”     夜幕之下,方羽就这么坐在墓碑之前,像是自言自语,又像是倾诉一般,说了很多。     直到清晨的阳光洒下,他才从地上站起来,伸了个懒腰。     在冷寻双刚陨落不久的那段时间,他一遇到自身无法解释的事情,就会到来到墓碑之前。     随着时间流逝,方羽很少再遇到这种情况,来天际山的次数也越来越少。     时间越久,他越不愿意回忆有关冷寻双的记忆片段。     但这次,他不得不来。     他心中莫名有种直觉,却又说不出直觉指向的方向。     这让他非常难受,只能来到这里寻找感觉。     当然,最终的结果仍然是什么也没有想到。     不过,那种难受的感觉倒是消散不少。     “感觉把一年的话都说完了。”方羽摇了摇头,自语道。     转身离去之前,方羽又想起什么,看向墓碑,眼神变得冰冷。     “再给我一点时间,我会把紫炎宫余孽部解决。”     说完,方羽右指上空灵戒泛起光芒,整个人消失不见。     ……     方羽直接回到了淮北南都,公寓之内。     “羽哥哥,回来了。”苏冷韵还在公寓内,一见到方羽,立即绽放笑容,走上前来。     “我回来就待一会儿,等一下又得出去了。”方羽说道。     “这么着急吗?对了……昨天有位名为白然的男人,来到我们公寓,想要见羽哥哥。”苏冷韵说道。     “白然?对了,之前把他扔给唐明德之后,好像就没见过他了,唐明德也没跟我提起过他……”方羽一愣,说道。     不过,白然既然出现……方羽脑中所想的那个敲诈东都武道协会的计划,立即就有合适的助手人选了。     “现在他人在哪里?”方羽问道。
推荐阅读: 《武炼巅峰》 《楚天孤心》 《无上武修》 《南溪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