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上最强炼气期 第六百七十四章 灵儿被掳走了!?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史上最强炼气期

第六百七十四章 灵儿被掳走了!?

下载app更多免费小说,无广告阅读

下载
书友们快来看

下载app更多免费小说,无广告阅读 >>>随便看小说App<<<

    姜若兰的宗门在中部地区,离淮北南都距离很远。     她突然找上门来,并且一见面就下跪,倒是让方羽也有些发愣。     不过,方羽很快回过神来,伸手扶起姜若兰,问道:“不必下跪,先说说灵儿出了什么事吧。”     “灵,灵儿被人拐跑了!我师父带着一群弟子去追,但已经两天两夜没有音讯了……”姜若兰急促地说道。     苏冷韵拍了拍姜若兰的肩膀,搀扶她坐到一旁的沙发上,又倒了一杯茶水,递给她,柔声道:“不用着急,慢慢说,羽哥哥一定会帮的。”     姜若兰接过杯子,喝了一口,看向方羽。     “对,详细地说一下事情发展经过,否则我没办法帮。”方羽说道。     姜若兰脸色苍白,眸中含泪,泣声道:“三天之前,灵儿吵着要离开宗门,出去走一走。我拗不过她,只好陪同她一同出门。”     “我们来到距离宗门最近的一个小城市……就是我们第一次跟见面的文安市……”     “在一条街道上,灵儿看到贩卖雪糕的摊贩,便走上前去,想要买雪糕。”     说到这里,姜若兰顿了顿,眼里仍有惊惧之色。     “就在我准备付钱的时候,旁边突然走来一个人,我闻到了他身上的异味。”姜若兰说道,“我转过头,就看到一个衣衫不整,头发凌乱的老者。”     “开始我以为他一个乞丐,过来讨吃,就想给他递一点零钱。”     “可就在这个时候,他却突然双手环抱我身前的灵儿,然后就往前方跑去!”     “我当时愣了一下,反应过来的时候,老者已经跑到街头去了。”     “我立即跟上……但是那位老者跑得很快,没一会儿我就看不见他的背影了……”     “我急忙回到宗门,把这件事告诉师父,师父立即召集四位师姐,一同去追寻老者,她让我去上报武道协会,让武道协会派人来帮忙……”     “之后我就去上报了武道协会,然后就等待师父的回音……结果两天两夜过去,师父还有四名师姐都失联了……我没法联系到她们!”     姜若兰越说越是焦急,脸颊泛起病态的红晕,同时双腿直发抖。     苏冷韵轻拍姜若兰的肩膀,希望能让她稍微安心一点。     但此时的姜若兰,根本无法平静!     她自幼就加入真元门,对宗门感情极深,甚至可以说,真元门就是她的另外一个家,师父就像她的第二个母亲。     而灵儿,则被她真心当做妹妹看待。     如今,不仅灵儿被怪人掳走,就连前去搜寻的师父等人,都失去了音讯。     对她而言,这种打击就如同天塌了下来!     她不敢想象,要是灵儿和师父出了什么事……     姜若兰看着方羽,紧张到了极点。     她害怕方羽不愿意帮忙,或者说出无能为力这四个字!     武道协会那边态度散漫,现在能帮到她的人,只有方羽了!     姜若兰昨天就想用手机联系方羽,但却打不通电话!     没有别的办法,姜若兰只好直接到方羽的住所来找他!     而此时,听完姜若兰叙述的方羽,靠坐在沙发上,似乎在思考着什么,脸上没有表情。     “那名老者的外貌,可以描述一下吗?”过了几秒钟,方羽开口问道。     姜若兰浑身一个激灵,立即回忆起来,而后答道:“他,他头发凌乱,布满白发……身穿破烂的灰色长袍,身上还散发着一股酸臭味……看起来很像一个乞丐。”     “除此之外呢?他的外貌有没有特殊的地方?就是让留下较为深刻印象的?”方羽接着问道。     姜若兰咬着颤抖的唇,努力回忆,说道:“没有……我印象最深的,就是他身上那股味道。”     “也就是说,这是一名看起来很普通的街头乞丐。”方羽点了点头,又问道,“在他主动走过来之前,有留意到他的存在吗?意思就是……他是一直就在们买雪糕的那条街的街边坐着?还是突然冒出来的?”     听到这个问题,姜若兰回忆了一下,浑身一震!     在走入那条街的时候,她似乎不经意间,眼角的余光看到街边坐着一名乞丐。     只不过当时她并没有留意这名乞丐,所以并不能确认这名乞丐就是后来走上来的老者。     但概率很大!     “街边……好像一直就坐着一名乞丐。”姜若兰答道。     “在这个老头抱起灵儿跑的时候,他身上有真气爆发吗?”方羽继续问道。     “……没有。”姜若兰答道。     “灵儿没有反抗?”方羽微微眯眼,问道。     这也是姜若兰这三天都在思考的问题。     灵儿是天才!她年龄虽然还小,但是现在已经具备媲美武尊的实力了!     可被掳走的时候,她却连挣扎都没有挣扎,甚至都没发出一声尖叫声,就这么被那个老者掳走。     这让姜若兰百思不得其解。     越是回忆,她越是恍惚,甚至觉得那天被掳走的人不是灵儿。     “……她没有反抗,也没发出任何求救声。”姜若兰颤声说道。     方羽眉头皱了起来。     这就有点奇怪了。     那名老者若是一直就在街边坐着,只有两种可能。     第一种可能,这名乞丐本就不是什么好人,他在街边看到灵儿出现,发现她的天赋或是其他的什么东西,临时起意要掳走灵儿。     但这种可能性很低。     第二种可能,他本就制定了计划,知道灵儿会来到这个地方,故意伪装成不起眼的乞丐,趁姜若兰和灵儿不注意的时候突然发难。     “那天带着灵儿出门,这件事是临时决定的?有没有别人知道?”想到这里,方羽开口问道。     “对……本来那天我不打算带灵儿出去,但灵儿吵着要出去,我才勉强答应。我在出门之前,只跟师父说了一声。”姜若兰抹去脸上的泪水,答道。     灵儿的师父……     方羽眼神微动,又问道:“刚才说师父得知此事,立即带着四名弟子去追……这时候那老头已经跑远了吧?连方向都不知道,她这么去追,怎么可能追得到?”     “灵儿的身上,携带着一块宗门令牌。师父通过一件法宝,能够锁定灵儿的位置。她应该锁定了位置,之后就追了上去……”姜若兰说道。     “这种法宝,只有师父有?”方羽问道。     “嗯。”姜若兰点头。     方羽站起身来,在旁边踱步,思考起来。     目前的信息非常少,基本只是知道事情发展的经过,除此之外基本一筹莫展。     得知灵儿行踪的人只有她的师父……但也失去了联系。     不过……至少目前,用方羽自己的办法,要寻找灵儿或是她的师父,还是有点机会的。     “方羽,有办法么……”姜若兰紧张万分地问道。     “能不能找到沾染着灵儿真气的物品?就算只沾染了一丝也行。”方羽问道。     “真气……”姜若兰苦思起来。     “如果没有灵儿的,师父的也可以。”方羽补充了一句。     “师父的……对了,师父给我们的宗门令牌,里面应该就有师父的真气!”姜若兰连忙将随身携带的一块木制令牌拿了出来,递给方羽。     方羽接过这块令牌,看了一眼。     令牌上面,印刻着真元二字,可以感受到内部蕴含着淡淡的真气。     这是一个简单的法宝,相当于一个定位器。     方羽回到自己的房间,在房间的橱柜之中,取出先前放在里面的大衍灯。     真气灌入到大衍灯当中,便将大衍灯点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