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上最强炼气期 第六百八十三章 祭祀大典!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史上最强炼气期

第六百八十三章 祭祀大典!

下载app更多免费小说,无广告阅读

下载
书友们快来看

下载app更多免费小说,无广告阅读 >>>随便看小说App<<<

    你就这种态度,我偏偏不让。”方羽微笑道。     今天来参加祭祀大典,本应该低调一点。     但连坐个椅子都这么多讲究,却让方羽不太舒服。     尤其这对元家夫妇的气焰如此嚣张,更不能惯着他们了。     反正方羽现在顶着的是谢天河的脸。     元乘龙日后若想报复,只会找到谢天河的头上,青岚社也许也要遭殃。     对方羽而言,挑衅元家夫妇是稳赚不赔的事情。     他现在表现得越是狂妄,之后谢天河和青岚社的下场就越是悲惨,与他没有任何关系。     此时的元乘龙,脸色极其难看。     他怎么也想不到,区区一个混混头目,居然敢踩在他脸上跳舞!     对于他,甚至对于整个元家而言,这都是不可容忍之事!     而周围的其他人,此刻看向方羽的眼神中,充斥着惊骇,戏谑,还有不解。     他们还真没想到,这个谢天河胆子会大到这种程度。     要知道,这可是元乘龙!     元家的现任家主,傅家的头号女婿!     得罪了元乘龙,莫说在西都,就是在整个华夏,也混不下去!     这个谢天河,看来真是得了失心疯!     为了一个座位,居然把自己的前途,甚至整个社团都搭上了!     今日之后,他和他的青岚社,彻底完蛋了。     没有一丝回转的余地!     “不错……谢天河,我记住你了。”元乘龙语气阴沉无比。     傅昭容冷冷一笑,说道:“谢天河,你好好坐着,如果这么做能让你感受到愉悦的话。”     说完,傅昭容挽住元乘龙的手。     这里是沙神寺,今天将举行祭祀大典。     他们哪怕权势滔天,也得给沙神寺面子,不可能在这种场合动手。     再者,以他们的地位和等级,与谢天河这种小混混正面冲突,是很掉价的事情。     处理谢天河和青岚社,对他们而言,只需要一句话。     所以,现在不急。     “元家主,傅夫人,若是你们不嫌弃,可以坐我们的位置。”     这个时候,在方羽右边座位的两人一同站起身来,让出椅子。     “何家主,潘家主,不必了。祭祀大典不多时就要召开,我们也就不坐了。”傅昭容微笑道。     “也是,既然如此,我们也不坐了。”何家主与潘家主一同说道。     整个大堂这么多人坐着,唯独元乘龙和傅昭容两位站着,这会让双方都很不自在。     为了避免这种尴尬,何家主与潘家主索性跟着站起身来,这么做必然能给元乘龙和傅昭容留下好印象。     看到这两人的谄媚,一旁的方羽,暗中摇头。     所谓的上流社会,最上流的大概就是他们趋炎附势的谄媚能力了。     在何家主与潘家主起身之后,在场其他坐着的人也都明白他们这么做的原因。     于是,这些人也纷纷效仿,跟着站起身来。     很快,整个大堂只剩方羽和白然二人坐在椅子上。     这种情况,在另一个角度,象征着元家在西都的地位。     元乘龙和傅昭容这对夫妇站着,除了不要命的疯子以外,谁人敢坐下?!     面对如此情景,元乘龙和傅昭容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笑意,心中的不悦逐渐散去。     在场不少人的目光扫过坐在前面的方羽和白然,眼神玩味。     可他们没想到,方羽和白然仍然面不改色,安坐在椅子之上,浑然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气势。 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今日之后,青岚社就要在西都除名了!谢狗……这是你自找的!”站在后方那名来自洪耀社的络腮胡男人,此时心中狂笑。     青岚社与洪耀社一直处于竞争关系,双方一直在争地盘。     但今日之后,青岚社将会遭受毁灭性的打击!     对于洪耀社而言,这简直就是天大的喜讯!     周围人的目光和议论,方羽都感受到和听到,脸上不禁浮现出一丝笑意。     “只能算你倒霉了,谢天河。”     此时,大堂内人满为患,至少有三百人到场。     而时间,也逐渐接近上午十点。     “嗒嗒嗒……”     没一会儿,大堂外响起一阵脚步声。     两名身穿碧绿色长袍的守卫,走入了大堂。     “祭祀大典已准备就绪,神女吩咐我们带你们入场。”其中一名守卫,面无表情地开口说道。 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在场众人脸上浮现激动之色。     祭祀大典,终于要开始了!     于是,大堂内的人自主形成队伍,跟在两名守卫的身后,往外面走去。     元乘龙在离开之前,转头看了一眼仍坐在椅子上的方羽和白然,眼神阴冷。     而方羽,则是报之以微笑。     看到方羽的笑容,元乘龙脸色微变,冷哼一声,甩袖离开。     作为元家的家主,他何曾受过这种挑衅?     今天换作任意一个其他的场合,他都会毫不犹豫地派人出手,把这个狗杂碎谢天河和他的手下当场杀死!     但偏偏在沙神寺,他哪怕再愤怒,也不能动手。     现在,只能强忍这口气,等到祭祀大典结束,再处理谢天河!     等到所有人都走出外面之后,方羽和白然才起身,慢悠悠地往前面走去。     “看来祭祀大典是在外面的广场举行?那为什么又让我们进来这里坐?这不是多此一举么?”白然皱眉嘟囔道。     “这是一种手段。如果对待这些上流人物的方式,跟对待外面那群看热闹的平民一样,哪个大人物还会给沙神寺上供?沙神寺如何赚得利益?”方羽笑道。     “利益?”白然一愣。     “昨天见到那个琴瑶神女的时候,她不是称呼我们为施主吗?”方羽看了白然一眼,说道,“施主是什么意思,你不会不知道吧。”     说着,方羽从裤袋中逃出那尊血玉人像,说道:“这东西叫做血玉,制作过程繁琐,总不可能免费送啊。”     白然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。     两人一同走向外面。     此时,手持信物的众人,都已站在沙神寺大门阶梯上方的平台之上。     而在阶梯之下,则是一片黑压压的人群。     “居然聚集了这么多人……”白然吃惊地说道。     他们刚来到的时候,下面最多只聚集了一百人不到。     但现在,至少有一千人以上,甚至将近两千人!     这些无法进入沙神寺内部的拼命,被守卫拦在阶梯下方百米开外的平地,但每一个人的神色,仍然充满激动之色。     “看到没有,这就是手持信物的优待,我们能在最近的距离,观看祭祀大典。”方羽说道。     “可一个祭祀大典……到底有什么好看的?我怎么感觉这里的人都很激动?”白然疑惑道。     这也是方羽疑惑的点。     无论是下方那群平民,还是平台之上的这些来自西都各大世家的代表,脸上都布满激动和兴奋之色,就好像即将见证什么大事一般。     可就目前而言,方羽什么也没感觉到,也没看到任何特殊的存在。     所谓的祭祀大典,目前就看到前方的空地上,不知何时摆放着一张石台。     但长桌上,什么也没有。     “这算是哪门子的祭祀?就算不烧香,总得摆头烧猪供奉吧?”方羽皱起眉头。     此时已是上午九点五十八分。     还有两分钟,祭祀大典就要正式开始。     阶梯上的平台,一片肃静。     而远处的那群平民,也期待到了极致。     “那群人中,还有不少武者……其中不少人修为还不低……应该是前面这些世家代表带来的随从。”白然眼神闪动,小声说道。     方羽也注意到了这一点,但并不在意。     今天的重点,还是祭祀大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