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上最强炼气期 第七百零一章 琴瑶的脸!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史上最强炼气期

第七百零一章 琴瑶的脸!

下载app更多免费小说,无广告阅读

下载
书友们快来看

下载app更多免费小说,无广告阅读 >>>随便看小说App<<<

    离开老龟的独立空间后,方羽正准备返回淮北南都。     这个时候,他却接到一个电话。     来电显示是一个来自海外的陌生号码。     方羽之前的手机,在凤凰灵墟弄丢了。     而他换过新手机后,这个号码并没有多少人知道。     “喂?”方羽接通电话。     “我是紫罗兰。”对方是一道女声,声音冰冷。     紫罗兰……     方羽这时才想起,当初他似乎吩咐紫罗兰做了点事情。 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方羽问道。     “加里博士的实验室地址,我已经找到了。”紫罗兰说道,“另外,我们还掌握了他获取动力核心的来源。”     方羽眉头一挑,问道:“你确定?”     “确定。”紫罗兰说道,“事实上,实验室地址是加里博士自己暴露的。近段时间,他似乎陷入了癫狂状态,在欧洲多个地区进行公开的行动……引发了极大的混乱。”     方羽微微眯眼,没有说话。     “当初你跟我达成的协议。只要我能找到他的实验室地址,或者找到他动力核心的来源,你就会把留在我体内的印记解除……我想,你应该没有忘记吧?”紫罗兰沉声问道。     “说实话,如果你不说,我还真忘了有这么一件事。”方羽如实答道。     “……”紫罗兰沉默起来,没有说话。     但方羽知道,就她这种暴躁的脾气,此时恐怕已双拳握紧,愤怒到极点。     “注意一点,别把电话掐坏了。”方羽提醒道。     “……我没有时间跟你看玩笑。”紫罗兰深吸一口气,说道,“你若是想要得到加里博士的实验室地址,或是动力核心的地址,就必须解除我身上的印记。”     老龟刚才说了,灵儿这里至少要个十天半月才能结束。     趁着这段时间,方羽倒是能去欧洲一趟,若是能发现一两条灵脉,那就赚大发了。     “我得去到欧洲,看到实际情况之后,再决定是否解除你身上的印记。”方羽说道。     紫罗兰沉默了数秒,说道:“好,你要如何过来欧洲?我可以派私人飞机去接你。”     “那就这么来吧。”说完,方羽挂断了电话。     最近经常运用空灵戒进行大范围的转移,这使得空灵戒内部的空间之力减少了许多。     毕竟,空灵戒只是一件法宝,无法自主产生空间之力。     而空灵戒要恢复空间之力,需要吸收大量的阴气。     “先回去吧。”方羽再次运转空灵戒,返回南都公寓。     苏冷韵等人,还坐在沙发上。     “我把人交给那位老朋友了,一段时间后才能知道结果。”方羽说着,把手中的空灵戒取下来,递给苏冷韵,说道,“得帮我充充电了。”     苏冷韵一愣,随即明白方羽的意思,立即把空灵戒戴到右手的食指上。     “噌!”     空灵戒立即泛起淡淡的光芒,开始吸收阴气,进行补给。     “我明天还要出门一趟。”方羽说道。     “方先生,你要去哪?让我跟你一起去吧。”白然立即开口道。     “嗯,你可以跟来。”方羽说道。     “我明天得回去霜寒宫了,羽哥哥。”苏冷韵说道。     “也确实该回去了,你应该很长时间没回去过了。”方羽说道。     “可姜若兰小姐……”苏冷韵迟疑道,“我是否应该把她带回霜寒宫?”     “我可以照看姜小姐!”一言不发的琴瑶,出言道。     方羽看向琴瑶,发现她的双眼泛红,看起来刚刚哭过。     “那姜若兰就交给你了。”方羽说道。     “嗯,我一定会好好照看姜小姐。”琴瑶急忙点头道。     她现在太焦虑了,只想帮上一点忙。     如今方羽让她照看姜若兰,某种程度上缓解了她的这种焦虑。     “你难道不热么?”这时候,方羽看着琴瑶,问道。     “嗯?”琴瑶一愣,疑惑地看向方羽。     “你脸上的薄纱,是不是可以除去,让我们看一看你的真实面貌?”方羽说道。     “是啊,怎么说也现在也算相识一场,你总得把薄纱扯掉,让我们看一看你的面容吧。”白然附和道。     “我,我……”琴瑶低下头,似乎无比纠结。     “如果实在不想揭开,那就算了,我们不强求。”方羽说道,“只不过,我们实在有点好奇罢了。”     琴瑶低着头,双手绞在一起。     苏冷韵作为一名女性,看出了琴瑶此时的难受,轻声道:“琴瑶小姐,羽哥哥他们只是随口提一下,若你不想解开面纱,就不揭开好了,不必……”     话还没说完,琴瑶突然抬起头。     她把手抬起,伸到脸前,把薄纱取下。     而后,一张脸便出现在众人的眼中。     在场的三人,眼神皆是一变。     琴瑶的左脸完美无瑕,白皙的皮肤,清澈明亮的眸子,还有高挺的鼻梁和樱桃小嘴。     但她的右脸……却是一言难尽。     上面布满丑陋的疤痕,有深有浅,颜色也各不相同。     若光是看到右脸,恐怕会把人吓到。     感受到周围目光的惊讶,琴瑶抬起手捂着右脸,低头小声道:“我的右脸,被一名邪修伤害过,留下了很多的疤痕……自那以后,我就戴上了面纱,再也没有揭开过。”     邪修……     “这个邪修真是该死!狗杂碎!把好好的脸伤成这副模样!”白然怒骂道。     而苏冷韵则是同情地看着琴瑶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     容貌对于任何人,尤其是女性来说,极为重要。     从左脸来看,琴瑶本是一名国色天香的美女。     可这张右脸,却被毁成这副模样,从此之后只能以面纱示人。     对于琴瑶来说,这肯定是极大的痛苦。     “我的右脸,让我自己都感到厌恶……所以,请方大人宽恕我之前一直没有揭开面纱,这并非是对你的不尊重,而是……”琴瑶轻声说道。     “你这张脸完全有救,为何要戴面纱?”这时候,方羽眉头一挑,说道。     听到这句话,琴瑶抬起头,看向方羽,又摇了摇头,说道:“当年我的师父带着我找了很多的名医,他们都束手无策……说我这张脸上的疤痕是被最为阴毒的尸毒所伤……除非把整块肉割下来,否则不可能修复。”     “对啊,为什么不把整块肉切下来呢?”方羽问道。     琴瑶一愣,随即低下头去。     她以为方羽这句话,是对她右脸的嫌恶而开的玩笑。     “我没有别的意思。我的真实意思就是,切肉就是最好的治疗方式。”方羽说道。     “可是羽哥哥……整块肉切下来,之后要修复起来,不是更困难么?”苏冷韵忍不住说道。     “不,生肉这件事,只与生命力有关……而我的手上,正好就有一个完美的生命源泉。”方羽说道。     看到方羽的神情,苏冷韵便知道他没有在开玩笑。     “羽哥哥,既然如此,那……”虽然只相处了一个下午的时间,但苏冷韵与琴瑶的关系已经发展地很不错,她认为琴瑶是一个很不错的人。     “这件事等我回来再处理,现在是不够时间了。”方羽说道。     琴瑶怔怔地看着方羽,随后把面纱重新戴上。     即便方羽这么说,她也不太相信,觉得只是一种安慰。     因为,当年她实在经历过太多次的失望了。     每一次见名医之前,她都抱着巨大的希望。     但每一次的结果,都令她非常难过。     “好了,你们随意,我得去休息了,最近睡得太少,很困。”方羽说着,走回了房间。     白然看着方羽的背影,直到关上房门,他才看向苏冷韵,惊讶道:“方先生这种等级的强者,居然还需要睡觉!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