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上最强炼气期 第七百三十五章 隐虫!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史上最强炼气期

第七百三十五章 隐虫!

下载app更多免费小说,无广告阅读

下载
书友们快来看

下载app更多免费小说,无广告阅读 >>>随便看小说App<<<

    现在,还没到抓内鬼的时候,得先把秦以沫给治好。     “方先生,堂姐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?”秦朗紧张地问道。     “还不确定,但应该能治好。”方羽说道。     说话间,方羽再次把右手按在秦以沫的额头上,掌心泛起一阵白芒。     一团带着暖意的纯然真气,进入到秦以沫的体内。     真气来到秦以沫的脖子上,慢慢修复着脖子受到的损伤。     但实际上,损伤并不是很大,只不过脖子处的毛细血管内的鲜血,被吸收一空罢了。     只要把吸附在血肉上的黑气逼出或者清理掉,血液再次流通,情况就会好转。     秦朗站在一旁,紧张地看着方羽,又看看秦以沫。     “放心,问题不是很大。”方羽转过头,对秦朗说道。     听到这句话,秦朗长舒一口气。     秦无道刚去世,秦以沫要是也出事,一天之内连续失去两个最好的亲人,他肯定会崩溃的。     而方羽,已经在思考如何清楚吸附在秦以沫颈部的黑气了。     由于黑气在秦以沫的颈部,方羽不好随意尝试。     必须先搞清楚,这些黑气到底是什么东西,然后再想办法把它除掉。     从黑气畏惧方羽的真气回缩,并且吸附在血肉以防被逼出这两点来看,这团黑气似乎具备一定的灵智。     它能够感知到危险,并且做出应对。     “这难道这不是某种气体,而是生物!?”     想到这一点,方羽立即开启洞察之眼。     眼瞳之中红芒泛起,方羽的视野发生变化。     在视野中,方羽能够放大到极致,看清楚这团黑气内的每一颗粒子!     很快,方羽就有说发现。     果然不是气体,而是生物!     这团黑气,其实是一大群黑色的微小虫子凝聚而成!     它们的大小,哪怕在方羽如今的视野中,仍显得非常渺小。     但方羽能够清晰地看到,每一只虫子的身躯,都在轻微蠕动。     “刚才那一团黑雾,全是这些虫子么?”想到这里,方羽眼中闪过一丝惊讶。     这么小的虫子,要形成刚才那一大团黑雾,至少得有百万只千万只吧?     方羽曾经认识一位职业养虫人,他培养出上千种的虫子,其中有好几种就是这种微小型的。     其中最小的虫子,肉眼根本无法看到。只有大量聚集,形成黑影之时,才能看出它们的存在。     这种虫子,被称为隐虫。     但当时的方羽,也就稍微了解一下,并没有深入观察隐虫。     所以,他并不知道,隐虫与秦以沫体内这种虫子,是否是同一种。     那位养虫人,是在四十年前认识的。     “如果没有意外,养虫人应该还活着。这些虫子会不会就是出自他手?”方羽微微皱眉,思索起来,“但我记得,他所养的虫子大多是益虫。他也曾经说过,他养虫只是因为兴趣……”     方羽没有细想下去。     虫子从何而来,之后可以查到。     现在最重要的是,把这些虫子全部灭杀掉。     “既然是虫子,那就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来灭掉吧。”     方羽决定,直接用真气来杀死这些虫子。     这不是非常困难的操作。     ……     距离秦家大宅数公里外的平原上,停着一辆轿车。     轿车内,开着车厢灯。     车厢的后座位上,面对面坐着两名男人。     其中一名男人身着西装,另一人则穿着丧服。     “事情进展如何?”西装男人开口问道。     “很顺利,虽然那些毒雾被迅速震散,但必然已有不少进入她的身体。”穿着丧服的男人答道。     “嗯,不错。那可是我高价雇请的高人,他设置的毒阵,肯定不会出问题。”西服男人点了点头,说道。     说话间,西服男人抬起左手,看了一眼手表的时间。     此时,已是夜晚十点四十分。     “她目前在哪里?”西服男人问道。     “被秦朗和另一名叫做方羽的男人带走了,应该去了我们秦家的藏宝阁。”丧服男人说道。     “藏宝阁……呵呵,看来秦朗还认为他的堂姐有救啊。”西服男人冷冷一笑,说道,“既然事情进展顺利,那你就赶紧派人去找她吧。”     “在零点之前,她的尸体一定要摆在你们秦家的灵堂之内,让所有秦家人知晓,她已经死了!”     “至于之后的家主位置的归属,我已经安排好了,一定会落在你头上。”     “我……明白。”丧服男人低下头,说道。     这个时候,西服男人眉头挑起,问道:“怎么了?听你的语气,似乎有点不忍心?”     “……毕竟是侄女,从小看着长大……”丧服男人低声说道。     “没办法。谁让你家的老头子,真就把家主之位传给她了呢?”西服男人面带冷笑,摊手说道,“如果家主之位直接落到你头上,那秦以沫就不用死了,皆大欢喜。”     “再说了,我之前也给过秦以沫机会,但她根本不理我,还给我甩脸色看……那可就怪不得别人了啊。”     “所以啊,千错万错都是秦以沫和你那过世的老头子的错,你完全不需要感到愧疚。”     西服男人伸出手,拍了拍丧服男人的肩膀。     “我明白,这件事我一定会办好。”丧服男人抬起头来,说道。     “嗯,我还有事要处理,就先离开了。等明天早上,你成为秦家新家主的消息,将会传遍整个北都,到时候我会拿着收藏的名酒来祝贺你。”西服男人微笑道。     “多谢了,汤大少。”丧服男人抱了抱拳,推门下车。     很快,轿车就离开了。     丧服男人在原地呆呆地站了数秒,喃喃自语:“秦无道,你别怪我狠心,是你逼我这么做的!”     ……     “搞定了。”方羽站起身来。     他利用两股真气,慢慢地将那些虫子逼得聚成一团。     之后,两股真气合并,虫子就再也没有生存的空间,被方羽的真气灭杀。     “方先生,我姐大概什么时候能够醒来?”秦朗问道。     “等一会儿,不用多久。”方羽说道。     “好。”秦朗答道。     “秦朗,你觉得……谁会在今晚向你姐姐动手?”方羽开口问道。     听到这个问题,秦朗一愣。     其实他从见到秦以沫开始,就在思考这个问题了。     但是,这个问题可能的答案,却让他心惊肉跳,不敢再往下探究。     此刻,面对方羽的提问,他无法再躲避,便答道:“我觉得……想要争夺家主之位的人,才会对堂姐动手。” 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说呢?你堂姐不是这一年都在处于被刺杀的风险么?”方羽问道,“对方要杀他,也不一定要挑在今晚这么敏感的时间段吧。小秦才刚去世呢。”     秦朗愣了一下,才意识到方羽说的小秦是秦无道。     但他熟悉方羽的他,并没有在这个称呼上纠结,说道:“刚才陈律师说过,遗嘱会在今晚零点过后成效……也就是说,零点过后,堂姐就会正式成为秦家的家主。”     “那就算等你堂姐成为家主之后,他们再动手也可以啊。到时候秦以沫一死,他们还是能够得到家主之位。”方羽眉头一挑,说道。     “不,爷爷以前立下过家规。若是当任家主出现意外死去,又没提前指定好继承人……那么,家主之位就顺势传给血缘最近的亲人。”秦朗说道,“也就是说,如果他们在堂姐正式成为家主之后再动手,家主就会传给二伯。并不会传给他们……”     “噢,原来你们家还有这条规矩啊,那我就明白了。”方羽点了点头,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