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上最强炼气期 第七百三十六章 秦家内鬼!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史上最强炼气期

第七百三十六章 秦家内鬼!

下载app更多免费小说,无广告阅读

下载
书友们快来看

下载app更多免费小说,无广告阅读 >>>随便看小说App<<<

    方先生,我给你说一下我的推测。”秦朗深吸一口气,说道。     “你说吧。”方羽答道。     “首先,可以排除二伯的嫌疑,因为他是堂姐的亲生父亲……退一万步来说,哪怕二伯真的六亲不认,不折手段想要得到家主之位,也该等堂姐正式成为家主之后再动手,绝不是现在……”秦朗说道。     “不错。”方羽点了点头,赞同秦朗的说法。     “除去二伯之后,有嫌疑的人,就只剩下大伯和我的父亲了。”秦朗咬了咬牙,说道。     他真的不愿这么去想自己的父亲。     但现实的情况就是这样,他没有办法不考虑到父亲的嫌疑。     “你不是还有一个四叔么?”方羽问道。     “四叔……他不可能,他对权力利益这些东西,没有丝毫的兴趣。这么多年来,他从未插手过我们家族的任何一个产业……爷爷曾经提起过,要给他打理一部分产业,都被他拒绝了。”秦朗说道。     “噢,你继续说你的推测。”方羽眉头一挑,说道。     “我大伯和父亲这边,我也说不准谁的嫌疑更大,但我有个办法可以……”秦朗说道。     可他的话还没说完,衣袋中的手机,就响了起来。     秦朗脸色一变,拿出手机,看了方羽一眼。     方羽示意他接听电话。     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秦朗额头冒汗,脸色苍白,接通了电话。     “爸……你找我有事?”秦朗问道。     “……堂姐?我没见过她,她好像跟方先生一起离开秦家大宅了……我待会……就去找她。”     说完,秦朗挂断电话,拿着手机的手都有些颤抖。     “看来,你父亲嫌疑最大了。”方羽微笑道。     秦朗站在原地,说不出话来。     这个电话,对他而言,就像断头刀落下一般,令人绝望。     他一直在祈祷,打电话来的人不是自己的父亲。     但结果,却让他的心凉了半截。     秦以沫的手机,一直都在她的裤袋里。     正常情况下,秦建君要找秦以沫,必然会先打秦以沫的手机,而不是打电话到秦朗这里找秦以沫。     而秦建君之所以这么做,是因为他心里已经知道,秦以沫出了事……所以下意识地拨打了秦朗的电话。     另外一方面,也是想要尽快确认秦以沫的死亡,以此让遗嘱内关于继承家主的内容失效。     怎么会是父亲?     他怎么能这么做?就为了一个家主之位?     秦朗感觉头脑一片空白,呼吸都变的困难起来。     他站在原地,能够听到急促的心跳声。     可就在此时,他的手机,再次响了起来。     秦朗一愣,拿出手机。     电话,是大伯秦昌隆打来的。     “大伯……”秦朗接通电话,“堂姐……我也在找她……好的。”     挂断电话后,秦朗看向方羽,而后手中的手机‘啪’的掉落在地上。     大伯和父亲的电话,间隔还没五秒钟,接连打来。     两人都在找秦以沫,却都直接打电话给秦朗。 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     这时候,方羽从秦以沫的裤袋里,把手机拿了出来,看了一眼。     手机一切正常,并没有关机,也没有未接来电。     “你确认你堂姐只有这么一个手机,这么一个号码?”方羽问道。     “是的。”秦朗点头道。     “这可就有点意思了。”方羽摸了摸下巴,基本已经明白情况。     “你大伯和父亲,找你堂姐干什么?”方羽问道。     “他们说要再举行一次内部会议。”秦朗答道。     “这样啊,那我们就准备去吧,带上你堂姐,看看谁会被吓一跳。”方羽微笑道。     “可堂姐……”秦朗看向一旁昏迷中的秦以沫。     “没事,我可以快速唤醒她。”方羽说道,“虽然这么做不太好,但想到有场好戏即将上演,我有些等不及了。”     ……     晚上,十一点整。     秦家大宅,灯火通明。     一大群人,收到命令,正在寻找秦以沫的下落。     可就在此时,方羽和秦以沫,还有秦朗,却是大摇大摆地从大门走进。     “小姐,你去了哪里啊,很多人都在找你呢。”一名管家走上前来,问道。     此时秦以沫脸色还不太好,但大脑很清醒。     秦朗已经把全部事情,都告知了她。     现在,她只想去参加所谓的家族内部会议!     “大伯他们在哪里?”秦以沫冷冷地问道。     “他们现在都在灵堂。”管家答道。     “好,我现在过去,你去跟其他还在找我的人说一下,不用找了,我回来了。”秦以沫说道。     “好的,小姐。”管家转身离去。     秦以沫深吸一口气,看着远处那栋亮着灯的楼,迈步走去。     方羽和秦朗跟在她的身后。     很快,三人来到灵堂门前。     秦昌隆夫妇和三个子女,秦伟超夫妇,秦建君夫妇,还有秦彬,都穿着丧服,在灵堂前,对着前方躺着秦无道遗体的棺木跪拜。     秦以沫站在他们身后,一动不动。     但她的脚步声,已经被听到。     秦伟超转过头来,见到秦以沫,笑道:“以沫,你去了哪里,赶紧来拜一拜吧。”     这个时候,秦昌隆和秦建君等人,也回过头来,看向秦以沫。     “去了哪里?也不打声招呼?”秦昌隆皱眉问道。     “今天这种日子,你还敢到处乱跑?”秦建君也板着脸,训斥道。     这些人的神情,方羽都看在眼中。     这时候,方羽看向一旁,仍然头贴着地面跪拜的秦彬。     由于头贴着地面,看不到表情。     但他那双撑在地面上,紧紧握拳,青筋直冒的手,却暴露了他此刻的心情。     果然是他啊。     方羽微微眯眼,嘴角勾起一丝笑意。     “你倒是说话啊,到底去了哪里?你四叔说你的电话都打不通,找不到人。我们就找秦朗问,结果秦朗也找不到你!”秦昌隆显然很愤怒,质问道。     “以沫,你到底去了哪里?跟你大伯解释一下吧,我知道你肯定不会无端端跑出去的。”秦以沫的母亲,曹雪柔声问道。     “有人想杀我。”     这时候,秦以沫冷冷开口道。     “什么!?” 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在场众人脸色皆是一变。     没有回过头来的秦彬,身体猛地一颤。     “以沫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秦伟超脸色苍白,站起身来,问道。     “四十分钟前,我和方先生在大宅外面的小道上散步,遇到袭击。”秦以沫看了一眼身后的方羽,说道,“我当场就晕了过去,如果不是方先生……我可能已经死了。”     “是谁这么大胆!?是谁这么大胆?”秦伟超瞪着眼,扫过眼前的众人。     虽然他生性软弱,但他并不是傻子。     他很清楚,在这种时候敢下杀手的人,多半是觊觎家主之位。     而在场有资格继承家主之位的人,也就他的大哥和三弟两人了。     “以沫,你确定你说的都是实话?!”这时候,秦昌盛也站起身来,脸色铁青地问道。     “是真的,堂姐遇袭时发出了不小的声响,当时我正好离得近,很快就赶到了。”这时候,秦朗站出来,说道。     “你也在场,那刚才的电话,你怎么……”秦建君走上前来,一脸的疑惑。     “我是故意这么做的。因为我想知道,到底是谁想对堂姐下杀手……”秦朗说道。     说到这里,秦朗看向后方,仍然跪在地上的秦彬。     其他人顺着他的视线,一同看向秦彬。     此时,秦彬仍然额头贴地,但身躯明显在微微颤抖。     “能够撑到现在,你的心理素质也不错了。但很遗憾的是,你做事的时候,破绽实在太多了。”     这时候,一直沉默的方羽面带微笑,开口说道。     听到这句话,秦彬抬起上半身,又缓缓站起身来。     “四弟……”     秦昌隆等人看着秦彬,满脸都是不可置信。     “没错,是我干的。”     秦彬转过身来,突然咧开嘴,露出令人通体发寒的癫狂笑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