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上最强炼气期 第七百三十九章 你,不配上香!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史上最强炼气期

第七百三十九章 你,不配上香!

下载app更多免费小说,无广告阅读

下载
书友们快来看

下载app更多免费小说,无广告阅读 >>>随便看小说App<<<

    汤大少……     方羽微微眯眼。     此时,四周一片死寂。     秦彬以一个跪着的姿态,头贴在地面,正对着灵堂。     他的左胸,不断地涌出黑红的血液。     不少人不忍地别过头去,包括秦昌隆等人。     方羽看了一眼秦彬,眼神漠然。     对他而言,秦彬是必死之人。     不管有怎样的理由,秦彬都背叛了秦家,并且做了很多损害秦家利益的事。     这种叛徒,不管放在哪里,只要被抓出来,就只有一条死路可走。     “处理好这里的事情再来找我,我得把一些信息告诉你。”方羽走到秦以沫身旁,说道。     “好。”秦以沫轻轻颔首。     对于秦家而言,这一晚注定是个不眠夜。     处理好秦彬的尸体,秦家所有成员,嫡系旁系,都在灵堂之前跪拜。     很快,十二点过去。     秦以沫,正式成为秦家的家主。     经过秦彬这件事后,秦昌隆和秦建君两人的情绪似乎都受到不小的影响,没有再对这个安排提出质疑。     等到一切事情暂时处理完毕,已是下半夜,凌晨三点。     方羽就坐在秦无道今天待的小楼一楼的沙发上,闭目养神。     秦以沫来到这里,手里还提着饭盒。 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饿了?”     方羽睁开眼睛,首先看到秦以沫手中的饭盒,立即接了过来。     “不是给你一个人吃的,我也还没吃。”秦以沫说道。     方羽没管这么多,把饭盒打开,发现里面是一些家常菜,大口地吃了起来。     秦以沫虽然没吃,但其实并不饿,便坐在一旁,看着方羽吃。     她的眼眶微微泛红,情绪很低落,只感觉身心俱疲。     对她而言,成为家主并不是高兴的事情,而是一种附加在双肩上的责任。     她很清楚,秦家对于爷爷而言有多重要。     所以,她一定不能辜负爷爷的期望,一定要让秦家渡过眼前的难关。     方羽吃了好一会儿,才抬起头来,问道:“你们秦家的竞争对手里,有没有一个叫做汤家的?”     “汤家?他们是我们最大的合作伙伴。”秦以沫蹙眉道。     “合作伙伴?那可就有点意思了。”方羽说道。     “你知道了什么?”秦以沫问道。     方羽喝了一口汤,不疾不徐地把自己了解情况说了出来。     听完方羽所说,秦以沫脸色难看至极。     汤大少……     根据方羽的描述,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汤家的大少爷,汤明。     秦彬是被汤明策反的!?     这件事听起来,实在太荒谬了!     因为这两个人,一个是秦家核心成员,一个是秦家最大的合作伙伴的大少爷……     这两人联合起来,想要把整个秦家吞食……     对秦以沫而言,只是这么一想,都觉得背脊发寒。     如果不是方羽说的,她大概率不会相信。     “我知道的就这么多,其他的就得你自己慢慢调查了。”方羽说道。     秦以沫一时半会无法接受这个信息,揉了揉两边太阳穴。     “明天还有什么活动吗?”方羽问道。     “……明天,将会有不少人来吊唁,汤明应该也会来。”秦以沫抬起头,说道。     “那不就好了,当面打个交道,不就可以试探出他想干什么了?”方羽眉头一挑,说道。     “嗯。”秦以沫又点了点头。 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就再多待一天吧。”方羽说道。     秦以沫站起身来,给方羽鞠了一躬,说道:“谢谢你,方先生。”     “大家都这么熟了,没必要搞这些虚头巴脑的了吧?一点也不像你的风格啊。”方羽笑道。     秦以沫抬起头来,说道:“这次不一样。”     她心里很清楚,如果不是方羽来到,今天她和秦家,都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。     “行了,我得休息了,你继续忙吧。”方羽靠在沙发上,再次闭上眼睛。     秦以沫收拾好饭盒,离开了这栋房子。     走到主楼的院子前,她见到了陈律师。     “秦小姐,我得离开了,差点忘了,还有一件物品没交给你。”陈律师说道。     “什么物品?”秦以沫问道。     “是一串钥匙,还有秦老先生留给你的一封信。”陈律师将一个信封和一串钥匙,放到秦以沫的手中。     钥匙是开启秦家内各个房间的钥匙,这是家主必备的物品,也是一种象征。     但秦以沫的注意力,全在这封信上。     秦无道去世的时候,她不在场。     而这封信里,肯定都是秦无道想对她说的话和叮嘱。     还没把信取出来,秦以沫就感到眼眶发热了。     “好,多谢你了,陈律师。”秦以沫接过两件物品,说道。     “不必。”陈律师点了点头,往外面走去。     而秦以沫则是拿着信封,走到一旁没人的角落,直接拆看,看了起来。     信封里的内容,由秦无道亲笔所写,秦以沫能够认出他的笔迹。     看了没一会儿,秦以沫眼眶里就噙满泪水,掩着嘴,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。     ……     第二天下午,秦家大宅引来一大批前来吊唁的人。     这些人或来自各大家族,或来自一些独立的商人。     其中大部分人都曾受过秦无道的帮助,都怀着真心前来吊唁。     而少部分人,就是来装个样子了。     当然,这种事情在哪家都会发生,大家都心知肚明。     灵堂前,不断有人走上前来上香,鞠躬。     而秦家人则穿着丧服,站在两旁,默不作声。     秦以沫作为继任家主,则是站在最前方。     毕竟昨天遭受了袭击,由长时间没有休息,她的面容很是憔悴。     方羽则是站在人群的后方,默默地观察着前来吊唁的每一个人。     一切都在井井有序地进行。     很快,一名西装革履的男人,走上前来。     他没有到灵堂前上香鞠躬,而是走到秦以沫的身前。     “秦小姐,这么久不见,你还是像以往一样美艳动人啊。”男人面带微笑,说道。     “汤先生,若想要上香,请上前去,我现在没有心情跟你闲聊。”秦以沫看着面前的汤明,眼中满是冷意,说道。     “别这样,我来到这里,肯定得上香啊!只不过,我还是想先跟你聊几句。”汤明笑道。     此时,汤明的举动,已经引起很多人的注意。     汤明对秦以沫有意思,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。     但是搭讪,也得分场合!     今天是秦家办得是丧事,汤明这么做,显然不尊重秦家,不尊重秦无道!     站在两旁的秦家成员,皆面露不悦之色。     至于其他人,虽然也觉得汤明做的不对,但并不敢有太多的表露。     毕竟,汤明是汤家的大少爷,在场没有谁惹得起。     “秦小姐,听说你昨天遇袭了?身体没有大碍吧?”汤明笑眯眯地问道。     秦以沫脸色微变,看着汤明。     “唉,其实我真的很尊重秦老先生。他走得太不是时候了,现在秦家正处于困难时期,他一走,秦家连主心骨都没了,只会变得更困难。”汤明又摇了摇头,假惺惺地叹息道。     听到这番话,秦以沫心中的怒火再也憋不住。     汤明这是在挑衅!     他的意思很明显。     秦无道走了,他就再不用把秦家放在眼里!     所以,他才胆敢在今天,直接来到秦家的灵堂前进行挑衅!     汤明看着秦以沫,眼神玩味。     其实,他心中也有气。     筹谋这么久的计划,以为百分百成功的计划,竟然失败了!     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事情。     他越想越气,以至于不顾家中长辈的反对,直接来到秦家,想要给秦家众人一个下马威。     反正秦无道已经死了,他们汤家再也不用顾忌什么,甚至可以在今天就表明真实态度!     他们汤家,就是想要把秦家蚕食!     “唉,我还是去给秦老爷子上柱香吧。”汤明说着,慢悠悠地往前走去。     可他走了还没两步,就被人按住了肩膀。     “你,不配给他上香。”方羽右手按在汤明的肩膀上,漠然说道。
推荐阅读: 《狂妄武尊》 《魔经鬼谭》 《一世之尊》 《阴阳赋之戏游天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