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上最强炼气期 第八章 药神是我徒弟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史上最强炼气期

第八章 药神是我徒弟

下载app更多免费小说,无广告阅读

下载
书友们快来看

下载app更多免费小说,无广告阅读 >>>随便看小说App<<<

    唐小柔大喜过望。     没想到,她的目的这么快就达成了。     “我,我们现在就走吧!”唐小柔美眸发亮,说道。     方羽却是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急,我不想逃课。”     “你就算上课也是趴在桌子上睡觉,逃课又怎么了?再说,我们可以请假。”唐小柔急声道。     由于过于激动,她的脸蛋微微泛起红晕。     “没错,我就是有点困,所以先让我休息一下吧。”说完,方羽就趴在桌上。     唐小柔又气又急,却无可奈何。     整个上午,方羽就像个没事人一般趴在桌上睡觉。     班里不少学生还想着何东林的老爸会找上门来,但四节课过去,一点声息也没有。     就连黄海在上课的时候,也没提起早上那件事,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。     于是,班里的学生,看向方羽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。     能与唐家的千金公主同桌,同时又能暴打何东林而不受惩罚……     以前他们以为方羽是个内向孤僻的人,可现在一看,方羽之所以少说话,说不定是不屑于跟他们交流。     下午放学,唐小柔生怕方羽溜走,直接伸手抓住方羽的手臂。     “你可别忘了上午答应我的事。”唐小柔说道。     “把手放开,不要让别人误会。”方羽立即提醒道。     唐小柔脸蛋泛红,咬着红唇,松开了手。     这个混蛋!只不过抓一下他的手臂,就好像被占便宜了一样!     真不是个爷们!     唐小柔心中把方羽骂了千百遍。 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地离开教室,再保持着相对安全的距离,走出校门。     刚走出校门,方羽就感受到怀着敌意的目光。     就在马路对面,停着一辆面包车,好几名身材健壮的混混站在面包车前抽烟,其中两人在看到方羽后,脸上露出了冷笑。     这些混混显然是何文城的手下。     唐小柔也注意到马路对面这群明显不怀好意的混混。     她转身走到方羽身旁,说道:“我会让四叔把这些人赶走。”     “四叔?”方羽问道。     “就在前面。”唐小柔指着停在校门旁的一辆黑色奔驰。     “四叔是我爷爷当年收留的一个义子,名字叫唐四,现在负责保护我的人身安全吧。”唐小柔一边走,一边说道。     很快,两人走到奔驰旁。     一名左脸有明显烧伤疤痕的中年男人从驾驶位走出。     只是一眼,方羽就知道,此人也是修炼者,境界在炼气期八层。按照现在的话说,就是一名先天武者。     唐四同样也在打量方羽。     “四叔,那边……”唐小柔走上前,对唐四说了几句话。     唐四点点头,直接往那辆面包车走去,走到那几名混混的面前。     那几名混混原本还神色嚣张,指着方羽,挥舞手中的铁棍,一副想要连唐四一起揍的模样。     但接下来,唐四说了几句话,那几名混混脸色立即变得苍白,给唐四鞠躬道歉,然后就急忙坐上面包车离开了。     “你这四叔应该挺能打的吧?”方羽坐在车内,问一旁的唐小柔。     “当然,我四叔可是武者协会认证的先天八段武者!”唐小柔有点自豪地说道。     “哦?这个先天武者还分段?”方羽有点惊讶。     “对啊,先天武者分为十二段,八段往上就是佼佼者了。十二段往上……就是那些很厉害的武道宗师了,我小时候,曾经跟名震江南的古宗师握过手呢!”唐小柔美眸闪闪发亮,一脸自得。     也就是说,先天武者相当于炼气期,一段相当于一层。而武道宗师,应该就是炼气期之后的筑基期了。     “那我现在,岂不就是先天九千八百三十二段武者?听起来还挺牛的。”方羽心道。     唐四回来,坐在驾驶位上,发动汽车。     “小姐,这位是……”唐四用后视镜打量着方羽,问道。     “这位就是我们上次去西北见到的药神徒弟,他叫方羽,现在也是我的同班同学。”唐小柔介绍道。     “很快就不是了。”方羽补充道。     “哦?你就是药神夏修之的徒弟?”唐四微微挑眉,有点惊讶。     在他看来,方羽无论是气质还是其他一切,看起来都普通的不能再普通。     就这么一个平凡的中学生,会是药神的徒弟?     小姐年纪还小,天真烂漫,该不会被骗了吧?     唐四对方羽产生了警戒之心。     唐老爷子的病有机会治好,让唐小柔的心情很好,一路上滔滔不绝,述说她小时候的一些故事。     方羽对这些故事不感兴趣,有一句没一句的回应着。     半小时后,方羽来到了位于江海市顶级别墅区的唐家。     唐家的别墅,光是占地面积就要比方羽所住的地方大上二十倍不止,建筑风格古典气派,每一处都透露着唐家的豪门气势。     经过一个种满盆栽的大院子,又经过一个人工小湖,才来到客厅。     一位女佣人迎上前来:“小姐,您回来了。”     唐小柔‘嗯’了一声,然后急切地问道:“爷爷呢?”     佣人还没回答,身后沙发上却传来女人的声音:“你爷爷正在接受来自京城的专家的诊断呢,你这么急着找他干什么?”     “伯母。”唐小柔这才发现沙发上坐着的中年女人,这是她大伯的妻子,梁蓉。     “小柔,怎么带同学回来也不介绍一下?”一身华贵服饰的梁蓉,看向方羽。     “他就是我和哥哥在西北见到的药神徒弟,他叫方羽。”唐小柔介绍道。     “哦?你就是方羽?”梁蓉微微眯眼,认真打量方羽。     方羽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。     “你确定你是药神的徒弟?欺骗我们唐家……后果你可承受不了。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,只要你承认撒谎了,我可以不追究。”梁蓉脸上露出冷笑,说道。     她才不相信,一个普普通通,跟唐小柔同龄的年轻人,会是药神的徒弟。而且,还正好与唐小柔在一所学校读书。     很显然,方羽是别有用心地想要靠近唐家,或者说靠近唐小柔。     这样的事对于唐家这种豪门来说,并不新鲜。     听到梁蓉这样说,唐小柔脸色一变,急声道:“伯母,方羽是我请回来给爷爷治病的……”     “治病?就他?呵呵,小柔,你还是太单纯了。我保证这小子来路不明,根本不是什么药神的徒弟,他就是别有企图,想要接近你,从我们唐家获取好处罢了。”梁蓉不屑地笑了笑,说道。     “我好像一早就说过我不是药神的徒弟吧?”方羽看了一眼唐小柔,说道。     “果然还是承认了吧?”梁蓉面露轻蔑,说道。     “其实,严格来说,夏修之是我徒弟。”方羽微微一笑,说道。 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在场的人都是面露古怪,包括一旁的佣人,包括跟在身后的唐四。     这人是不是被揭穿后,失心疯了?     药神是他徒弟?     不过说其他的,药神几岁,他几岁?     他还远远没出生之前,药神就已经享誉华夏了吧?     “一派胡言!小柔!上次你和枫儿回来,跟我说见到药神的徒弟,我还抱着希望,以为老爷子还有救。可没想你找的竟是这么一个疯子!”     一名穿着西装,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从后屋走出。     “爸爸……”唐小柔小声喊道。     唐明德脸色阴沉,看着方羽,说道:“说吧,是谁派你接近我们唐家的?如实说出来,我们还可以放你一马,否则……你别想轻易脱身。”     唐小柔眼泪在美眸里打转,她带方羽回来只是为了给唐老爷子治病,从没想过事情会发展成这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