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上最强炼气期 第八百零六章 复仇!?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史上最强炼气期

第八百零六章 复仇!?

下载app更多免费小说,无广告阅读

下载
书友们快来看

下载app更多免费小说,无广告阅读 >>>随便看小说App<<<

    这句话的每一个字,都蕴含着凌厉的杀气,直透心扉。     沉木和黑绝,话都说不出来,只是不停地往后退。     “你们刚才不是说要复仇么?我现在就站在你们面前,怎么还不开始?”方羽说道。     话语之间,强大的威压从方羽的身上释放开来。     沉木与黑绝只感到浑身一紧,只能站在原地,动弹不得。     就连站稳,对他们而言都是极其困难的事情。     “两千多年前,我凭一己之力,就能把你们紫炎宫上下斩杀一遍。”方羽语气平静地说道,“两千多年后,你们却还在想着如何复仇。”     “我应该说你们勇气可嘉,还是脑子不好?”     面对方羽的讥讽,沉木和黑绝一声不吭,双腿直打颤。     这个时候,他们才意识到,之前他们是有多高估自己。     在江岛取出混沌珠之后,他们就在畅想着杀死方羽这件事了。     可如今面对方羽,他们却恐惧到连话都说不出口!     就在沉木与黑绝恐惧万分之时,方羽却抬起脚步,慢慢走向他们两人。     在这个时候,沉木和黑绝意识到,死亡正在逼近!     再这么下去,等待他们的结局只有一个!那就是死亡!     必须想办法!必须想办法逃离!     沉木咽了一口唾沫,咬着牙,想要释放身上的真气。     “轰!”     真气确实释放出来,但施加在他身上的威压,仍然存在,并且越发沉重!     “化神期初期,修为提升得挺快。”方羽停下脚步,缓声说道。     “啊……方羽,你别得意,我们大师兄,一定会杀了你!我们一定会给当年死去的长老,师弟师妹报仇!”     黑绝额头青筋冒起,豁尽全力嘶吼道。     说话之间,他身上气势层层上涨,发出阵阵爆响。     “报仇?你们也配谈这个词?”方羽眼神冰冷,往前踏一步。     “砰!”     这一步迈出的力度不大,但是在沉木和黑绝这里,威压却猛然加重了一倍!     “啊……”     沉木和黑绝,发出痛苦的声音。     这条人行道上的行人看到这一幕,皆是一脸惊骇,纷纷绕路。     好几个人拿起手机,给北都武道协会打去电话!     这里可是北都!监管最严厉的地方。     武者当街打斗,严重违反规矩,必然会遭到严惩!     “洪轩老狗还留了一手,我确实没有想到。”方羽又往前迈了一步,淡淡地说道,“但现在看来,他这么做倒也是好事,让我在几千年后,仍然能够获得虐杀的乐趣。”     “啊……”     这一步下去,威压已经上升到沉木和黑绝难以承受的地步。     两人凄厉地惨叫,膝盖骨直接粉碎,跪倒在地上。     而他们脚下的石砖地面,也直接崩陷下去一大块。     “不过,那只老狗千想万想,应该也想不到两千多年后的今天,我还活得好好的吧?”方羽说着,又往前迈了一步。     “咔嚓……”     沉木与黑绝的体内,响起一阵骨骼碎裂的声音。     两人被压在崩陷的地底,七窍流血,惨不忍睹。     “……方羽,你一定会惨死!大师兄一定会给我们报仇!”黑绝挣扎着抬起头,大吼道。     比起沉木,他这副身躯的肉身强度要高上许多。     因此,此时的沉木满脸是血,几乎已经无法言语,但黑绝却还能发出吼声。     “我也希望他能主动来找我。”方羽冷笑道,“我更希望,他见到我的时候,不要像你们一样双腿打颤。”     说完,方羽又往前迈了一步。     “砰!”     这一脚下去,沉木整个身躯犹如被重物碾压一般,瞬间爆开。     体内的各种组织,鲜血,迸溅而出。     “咔嚓……”     而黑绝这边,体内的骨骼已经完全粉碎,整个人犹如一滩烂泥拍在地底,惨不忍睹。     直到临死的一刻,黑绝心中除了恐惧之外,只有无尽的憋屈。     前段时间,江岛将混沌珠融合进体内,并且赐予了他们混沌之气,助他们一举突破到化神期。     可面对方羽,他们化神期的修为,连施展的机会都没有,更别说体内那一缕混沌之气……     方羽走到两滩尸体之前,胸中的戾气未曾散去。     他居高临下地看着面前这两团令人作呕的残躯,眼神仍然冰冷无比。     还是让他们死得太快,死得太舒服了。     周围那些路人,看着这一幕,只感觉手脚冰凉,不敢动弹。     眼前的方羽,看起来就如同人间恶魔一般,令人胆寒。     在注视之中,方羽蹲下身,将掉落在地面上的那份文件捡起,取出其中的文件看了一眼。     这是一份许可证明。     有这份证明,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建立宗门。     方羽看着许可证明上的‘紫炎宫’三字,胸中的戾气愈发上涨。     “建立紫炎宫……”     片刻后,方羽拿着这份文件,身形一闪,消失在原地。     ……     十分钟之后,一群武道协会的巡逻队伍,来到了这个位置。     看到崩陷的地底那两团不成样子的尸体,整个队伍的武者,脸色都变得苍白。     这也死得太惨了……     就好像被重物碾压过一般……根本看不出人形。     腥臭的味道,在空气中弥漫。     “是谁干的……竟然敢当街杀人,手段还如此残忍……”队长捂着鼻子,脸色铁青地说道。     ……     解决掉沉木和黑绝,并没有让方羽感到一丝的快乐。     他带着那份许可证明,来到了隐林山庄。     “事情已经处理完了?”怀虚给方羽端上一杯热茶,问道。     方羽摇了摇头,脸色仍然紧绷,说道:“我在考虑一件事。”     “不妨将你的考虑说出来,方兄。”怀虚注意到了方羽的情绪有些低沉,便说道。     “我在考虑,是要现在就去文安市,把他们全宰了。还是等他们先重建紫炎宫,之后再去灭门。”方羽看向怀虚,面无表情地说道。     看到方羽眼中的滔天杀意,怀虚心头一震。     认识方羽这么多年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方羽露出这样的神情。     以他对方羽的了解,方羽从来都是一个风轻云淡,对什么事情都不太上心的人。     但这一次……方羽的情绪波动,实在太大了。     “……方兄,我能问一问,你与紫炎宫之间……到底存在什么仇怨吗?”怀虚犹豫一番后,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。     方羽低下头,一口把滚烫的茶水吞进腹中。     面前的怀虚,对他而言算是一个老朋友。     关于这段回忆,方羽很不愿意提起,但事已至此,跟怀虚说一说也无妨。     方羽说的很简略,但基本概括了整个经过。     最开始,天道门作为独立宗门,一直都与世无争。     直到那一次,一名长老带着十几名女弟子外出历练,遇到紫炎宫的弟子,先被侮辱,之后又被焚尸,毁灭证据。     一名幸存的女弟子回来告知了整件事情的经过,方羽便拿着刀冲上紫炎宫,斩杀十余名长老,重伤掌门。     之后,方羽被正道联盟派来的人逮捕。     正道联盟表示紫炎宫犯下的错一定会有所惩罚,但方羽犯下的错,一样需要得到严惩。     于是,方羽被关进山牢,一关就是两百年。     而紫炎宫这边,却因为没有搜集到证据,再加上一品宗门的各种因素,并没有遭受到应有的惩罚,正道联盟只给予了口头上的警告。     两百年间,修仙界发生了宗门大战,紫炎宫的掌门对方羽怀恨在心,便趁乱带着弟子杀上天道门,将宗门内所有人屠杀,运用紫焰焚烧一切能够看到的事物。     方羽从山牢出来之后,回到天道门,看到的只有一片焦黑的死地。